一边是一个伟大科学家的描述独来独往穿着皱巴巴的实验室罩衣无时无刻不在追逐自己内心深处的伟大发现。另一边则是科学究竟如何形成的真相。

在2007年一篇影响深远的论文中Kellogg管理学院教授Brian Uzzi和Benjamin Jones以及一位同事共同分析了Web of Science (WOS) 数据库中将近两千万篇研究论文来断定研究创作方式随着时间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管理组织学教授兼Kellogg协作架构计划主任Uzzi解释道“我们看到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一直到今天研究方式已逐渐转变为团队导向。团队研究不仅变得更突出而且在规模上逐年扩大。”团队还横跨众多学科日渐产生影响力最大的论文足以确立或重新确立整个领域的研究议程的论文。Uzzi说我们清楚地看到“科学研究已经发生本质上的改变。”

最佳科学研究可能已经转移到团队导向的原因很多。或许只是因为提供经费的机构偏好团队研究也或许它有利于学术界的升迁审核。然而其中一个Uzzi和Jones均感到合理而有趣的原因是协作可能促进更具创意或新意的研究。

推陈出新
管理策略学副教授兼Kellogg创新与企业家精神计划主任Jones说道“长期以来一直存在这样一种观念: 创造新事物其实是以新方式把现有的东西组合起来。换句话说结合是创新的关键成份。”

当科学知识扩大时个人必须专业化团队可以在追求深度的同时保持结合来自不同子领域甚至学科的能力。而这样多种不同个性与观点相互作用所激出的火花与结晶更是其他方式难以企及的。Uzzi拿约翰·列侬和保罗·麦卡特尼的例子来说“要不是他们彼此之间不断过招交流点子拼命想赢对方一筹或许今天这世上就不会有Sgt. Pepper这一伟大作品了。”

然而研究项目的新颖性是否会影响它对一科学学说的影响力在本周一篇发表在《科学》的论文中Uzzi、Jones和合作者Satyam Mukherjee来自Northwestern Institute on Complex Systems简称NICO与Michael Stringer来自Datascope Analytics其前身是NICO发现新颖性确实有助于研究论文被接受但必须有高度传统的知识来加以平衡。该研究团队还发现由团队合力创造的研究成果往往比单一科学家独立作出的研究更能达到这种平衡。

衡量新颖性
在他们的新研究中研究人员通过确定某一论文受到的影响即其参考书目中所引用的文献是否超出一般引用的书目来源来对其进行新颖性评估。

他们恰当地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来源改变了他们采用的方法。Uzzi解释道“我们最终建立的方法是基于一个我听来的做法导演科恩兄弟曾用过这种方法来将新颖性注入他们的电影之中。”Uzzi解释说科恩兄弟完成第一部影片Blood Simple的剧本草稿后觉得剧本单调乏味于是他们把剧本化整为零然后将这些零星片断随意重组——这里一个场景那里一个瞬间。“结果观众在观看Blood Simple时大为惊叹哇这故事真是曲折离奇。怎么会是这样谁会想得到会是那样而说穿了电影的效果就是通过这种随意性来达到的。于是我们尝试把类似这样的做法应用在这篇论文上。”

研究人员特别提问各研究论文引述文献时是否大部份取自经常并列于WOS数据库中的来源的各种组合其所包含的学科从社会学到纳米技术都有抑或这些组合更接近于当引文是随意调取时通常所见的那样就如同从抓阄的帽子里随意抓取的那样

正确的组合
研究人员发现事实上新颖的文献引述组合不但稀少而且越来越少上世纪90年代仅有2.7%的论文的平均文献引用配对以随意组合的方式进行——少于80年代的3.5%。

他们还发现新颖本身不是成功的象征。Uzzi说道“有趣的是大多数的研究都属于传统性质。有些研究确实很新颖。这两类论文中哪一类会大受欢迎其概率不相上下。”  只#24341;述非常新颖或非常传统来源的研究论文中约只有5%成为数据库中最常被引述的论文。

然而还有第三种类型的研究它们成功的可能性几乎加倍这类论文绝大部份仰赖传统的来源组合加上一小部份非常新颖的来源组合。对此结果有些惊讶的Jones解释道“它不全在于新颖或传统而在于同时包含这两种成份。” 令研究人员同样惊讶的是这趋势在过去五十年、在数百种学科之间都显得相当一致。

然而Jones说它也是可以理解的。Uzzi赞同道“你希望以人们十分理解的东西作为基础然后往里面加进真正特别的元素。如果你做这两件事并且全力朝这两方面拓展那么你击出全垒打的概率就会激增。这些新颖组合中有许多原本在自身各别领域里都属于传统概念。”他继续说道“你拿着已经被广泛接受的成熟概念作为良好的基础——这是科学之必须。但当你把它们组合起来时哇突然间就变成完全不同的东西了。”

协作的作用
无论研究论文是由单一科学家撰写或由一个团队执笔这种“良性混合”——许多的传统性加上少许的原创性——最有可能创造出高影响力的论文。但团队方式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比起独自或两人搭档的方式由三名以上的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总的来说会成就更新颖的成果。当论文凭借传统原创组合而一举中的获#33719;得成功时团队成员也会全部跻身成为论文作者。最后团队能够以相同的新颖和传统组合发挥更大的作用。也就是说无论一篇论文的影响力是传统占90%、新颖占10%或是传统占10%、新颖占90%只要是团队合作的成果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提高。团队不仅较擅长找到新颖性而且似乎也善于吸收它。

Jones和Uzzi自身的成功合作经验——这是这组搭档十年内发表在《 科学 》的第三篇论文每一次都是在外面同行共同合作下产生的成果——它本身就是团队型科学研究的最佳例证。Uzzi是专业的社会学家Jones则是一位经济学家。Uzzi说“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事实上看待事物的角度有相当大的差距。”经济学家关注人们合理的行为社会学家则研究人群往往不合理的行为方式。Jones同意道“有趣的是我们研究‘协作’我们的发现之一是结合不同领域专门知识的人们可能是进步的重要环节。”“我们从未用这些衡量标准来测试我们自己的论文但或许我应该这样做做看”他补充道“在我看来我们两人各自对问题所提出的重要见解与专长显然发挥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