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许多情况下刻板印象(成见)的弊大于利。但在某些情况下刻板印象可成为实现有效地决策制定的有用工具。例如在医疗诊断中无可否认地人口统计资料通常是相当具说服力的医生不太可能诊断一个男性病人患有更年期。

然而了解刻板印象的潜在缺陷非常重要。Galen BodenhausenKellogg 管理学院的营销学教授指出人们往往会高估刻板印象的准确性。许多认知的过程会导致对刻板印象的错误确认并可能最终导致错误的决策制定。

请思考一下某些男性司机对女性司机持有的常见刻板印象。男性司机可能声称女性司机的驾驶水平差他们通常以个人经验为例来证明这种说法。“实际上就在今天驾车上班的途中我被超了车并堵在前面毫无疑问地是位女性在开车。”这种逻辑上的问题是人们往往很自然就想起示例而这些示例是可以证明 而非反驳 他们深信的刻板观点的。其实上述的男性遇到由其他男性所导致的交通堵塞可能像由女性导致的一样多但他却没有想起那些示例。在他的印象中他遇到的与女性司机有关的负面经历远远多于男性司机。很明显要确认这种刻板印象需要就男性#21496;机和女性司机所导致的糟糕经历做一个持续性的计算。

以上示例只是由错误的刻板印象进而歪曲记忆的众多偏见中的一种。即使在刻板印象部分准确的情况下类别成员与个人特质之间的关系也可能变得模糊。在任何情况下很明显地一些认知的过程可产生群组成员与个人特质之间的虚幻关系。

刻板印象的偏见会歪曲信息

毫无疑问某些刻板印象可能包含准确信息。但 Bodenhausen 指出不应使用这些刻板印象来代替特定案例的信息 它们也不应歪曲我们使用特定案例信息的方式。而 Bodenhausen 的研究表明由于对刻板印象的偏见人们会忽视案例信息或者系统地歪曲这些信息。

在一项研究中Bodenhausen 为实验对象提供了刑事审判的文件抄本。这些抄本包含很少有关被告的信息但大部分信息与案件证据相关。在每个抄本中提供的证据都保持不变但被告的姓名 旨在揭示种族性 却不同。结果表明如果模拟陪审官在看到案件证据后才了解被告的种族性他们不会受到该因素的影响。但如果他们在看到案件证据之前便了解了被告的种族性则刻板印象的偏见便很明显。在该实验中当时认为拉丁美裔被告有罪的占 60%而认为英国裔被告有罪的仅占 48%。

权衡证据

在另一项研究中Bodenhausen 认为刻板印象能够影响决策者如何考虑不同类型的证据。在#22312;假释决定经历中Bodenhausen 为实验对象提供了有关不同囚犯的信息。囚犯的犯罪事实是固定的但他们的姓名被更改以改变他们外在的种族性。此外Bodenhausen 还处理了这些犯罪行为的动机。例如如果一名囚犯因抢劫一家便利商店而入狱他之所以这样做可以解释为他没钱给怀孕且生病的妻子买药。这样的解释可能给于该囚犯恢复名誉的可能性并且可能影响假释决定。

在该实验中触发对种族的刻板印象严重影响了假释决定。面对无任何描述的囚犯的假释决定纯受动机解释的影响。相反地完全相同的解释却没有影响对拉丁美裔囚犯的假释决定。当实验对象被要求回忆案件的细节时他们对囚犯种族性的刻板印象会影响他们对动机的回忆。实验结果表明刻板印象能够影响决策者的判断和记忆图 1。

大量因素能够影响刻板印象的影响。研究表明决策复杂性和个人心情状态都能够影响偏见的可能性。此外Bodenhausen 的研究还表明个人在一天不同部分中的精力程度能够影响产生刻板印象的可能性。例如“早起的鸟儿”在早晨不太会产生视力偏差而“猫头鹰”在夜晚不太会产生视力偏差。简言之影响信息处理效率的众多因素可减轻决策制定中刻板印象偏见的程度。

我们如何能够避免刻板印象的偏见必须挑战源自偏见的内在性质因为决策者通常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偏见。克服刻板印象的第一步要认识它们对决策制定造成的危险。激励并促使决策者考虑具有刻板印象的团员并意欲追求准确性这样可使他们避免单纯的刻板印象偏见。


图 1
刻板印象对应获得假释的评定的影响上面版与回忆囚犯行为的情况解释的参与者比例下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