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企业的经营环境已经彻底全球化。他们不仅同时在几个国家的市场上买卖商品和服务还雇用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员工。因此为公司制定战略、执行计划、开展研究和执行其它复杂任务的常常是多元文化团队。团队成员有不同的文化与职能背景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他们对决策制定甚至团队协作有不同的看法。有证据表明传统的跨文化协作模式未能最有效地利用团队成员的技能和经验。

团队协作的新原则
Jeanne Brett 来自 Kellogg 学院是 DeWitt W. Buchanan, Jr. 特聘争端解决与组织学教授。她和来自比利时 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 的 Maddy Janssens 共同提出了团队协作的另一种方式。他们称之为融合协作因为这种协作和混合式烹饪 (fusion cooking) 有相似之处。混合式烹饪将来#33258;不同烹饪传统的原料或烹饪方法进行组合或替代同时又保留这些烹饪传统的独特风味、口感和形色。Brett 将这一原理应用于团队协作。她解释说“融合协作基于两个根本的协作元素差异共存和实质参与。融合这是一个全新的文化概念。这个概念并不是直观的因为它很复杂。”

多元文化团队与同质团队相比有一个明显的优点即发散性思维。俗话说两人智慧胜一人。因此从两个或多个不同的文#21270;角度来考虑会产生更有创造性的决策和解决方案。Brett 指出“同质团队善于复制解决方案异质团队则适合解决复杂的新问题。”

但理论和实践之间可能存在差距强大的优势也可能变成严重的弱点。Brett 和她的伙伴观察到发散性思维带来的种种挑战因此寻求提出一种新的方式以使多元文化团队能够发挥其最大潜力。Brett 说“我们关注的是如何使多元文化团队更为高效因为我们看到许多团队的运作模式#26159;以小团体为主宰。这种模式把团队中的某些成员拒之门外而这些成员本来也可以在协作中作出贡献。”

大多数多元文化团队的协作方式为以下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主导或小团体联盟模式即若干团队成员的联盟主导着信息的提取和决策的制定。主导联盟不一定由团队的大多数成员组成也可能只是少数几个人甚至是一个人。但无论主导联盟的组成如何它是当权者。

Brett 和 Janssens 在《团体与组织管理》(Group & Organization Management) 中写道“主导联盟掌控一切无视任何不符合其逻辑的分歧并压制其它观点。这种团队模式缺乏文化智能因为它阻碍了对信息提取和决策制定的实质参与。”

第二种方式是整合及/或认同模式要求团队成员从自己所属的文化群体中升华出来上升到整个团队的层面。他们通过确立基于团队成员共同利益的“最高目标”来做到这一点。与主导联盟模式相比这种方式让全体团队成员能够更广#27867;地获取信息和参与决策制定。然而这种方式也存在两个特定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削弱其作用。第一个风险是为求一致团队成员可能要放弃自己的一些文化特性从而放弃他们的求异思维倾向。第二个风险是为了保持包容性团队的运作效率可能要迁就于生产力最低的成员。这种“最小公分母”哲学可能会稀释高生产力成员的贡献。

共存与参与的融合
Brett 和 Janssens 从两个方面受到启发提出了另一种更有效的团队协作方式。一个方面的启发来自政治上的多元民主概念允许团队成员之间存在差异第二个方面的启发来自混合式烹饪。Brett 解释说“混合式烹饪是一种将不同烹饪风格和烹饪原料组合起来的烹饪方法所有烹饪元素都保持其特性但它们的组合又是独一无二的。”类似地融合式团队协作的目的是让各个团队成员作出贡献只要这些成员的感悟或专长能够契合团队目标。Brett 总结说“融合协作基于两个根本的协作元素差异共存和实质参与。”

团队如何确保其具备恰当知识的成员在恰当的时间进行实质参与Brett 说“让人们参与进来的一种方法是将团队转变为多个小团体在每个小团体中安排一个能够对那些一直不参与的团队成员提供支持的人。”为了保持团队的创造力以应对任务变化团队应经常改变小团体的组成。此外Brett 和 Janssens 还建议无论何时发生分歧这是不可避免的团队成员应投票解决分#27495;。他们说这种做法“既能保留差异又能做出决策。”

但是如果某个文化群体总是在投票中获胜或以其它方式当权那么这种融合模式将如何继续下去呢这两位研究人员指出团队领导者应进行正式干预以取得权力格局的平衡。此类干预可着眼于更好地管理团队的时间。也可以是鼓励团队成员之间进行更多质询。或者领导者可以指定个人或小团队独立解决某个特定问题然后和整个团队交流他们#30340;解决方案。

当 Brett 和 Janssens 第一次提出融合协作的概念时他们还没有听说有哪个团队在使用这种协作方式。Brett 说“后来的一些研究提供的证据表明融合协作确实存在并促进了团队的创造力尤其是对于大多数成员有西方文化背景的团队更是如此。”因此对于今天的管理者和领导者来说他们在决定其团队应如何处理所面临的问题时又有了一种切实可行并经事实证明的方式可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