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研究公司治理的影响因素时,Carola Frydman发现一个相当有趣的趋势:有军事经验的公司首席执行官正逐渐从业界中消失。在大型上市公司中,从军过的首席执行官人数比例自1980年以来已大幅减少,从 59%到如今仅剩6.2%。Frydman是Kellogg学院财经学客座副教授(任教于波士顿大学,目前休假中),他和Kellogg学院财经学副教授Efraim Benmelech两人原本已在进行个人领导能力人格的研究。两人决定对拥有军人背景的首席执行官对其所领导的公司的表现有何影响进行调查。

Frydman说道:“在经济学家看来,公司领导人的人格特质未必就会影响公司的表现。长久以来,经济学家认为公司的表现来自于公司整体,而最有成效的首席执行官不过是一个通过执行公司政策创造最大价值的人。但现在我们更感兴趣的,是将这些成果加以区分,来看看有多少是来自于公司本身,多少归因于个人领导力。”

对Benmelech这位在从军是国民义务的以色列生长的人来说,这个研究主题有着额外的个人吸引力。他说:“我自己也服过兵役,因此我特别有兴趣知道这种经历是否对平民生活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确实,如下所述,研究人员发现军人出身的首席执行官倾向于做出合乎道德、保守的决策,并且尤其在处于困境时更善于领导公司。

寻找军人
Benmelech与Frydman收集了1980至1991年每年全美800强公司、以及1992至2006年约1500家美国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个人生平资料。研究人员追踪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是否曾经从军,如果是的话,属于哪个军种、哪个军阶,为期多久。Benmelech说:“这项数据收集工程浩大,我们团队花了两年时间才将全部的资料整合完毕。”

作者的分析显示了具有军人经历的首席执行官与公司绩效之间存在着三项强烈关联。第一个关联在任何好莱坞战争电影粉丝看来是相当真实的。Benmelech说道:“在一个正历经衰退或困境的行业中,我们发现由有军人经历的首席执行官执掌的公司表现胜于其他首席执行官所领导的公司。他们在压力下的表现较佳。我们的解释是军旅生涯可能让人学会做出困难的决定,并在艰难的时刻展现领导力。”

另外,Benmelech和Frydman还显示了军人出身的首席执行官与公司的保守作风有关联。相较于平民出身的首席执行官,曾在军队里待过的首席执行官较不可能在有形资本或研发方面做出大胆投资。这样的结果乍看似乎有违正常推理,作者写道,因为许多心理研究已显示“军事服役导致侵略性、过度的信心以及冒险性。”然而,Benmelech说:“现代军队多是有着复杂官僚体系的高度阶级化组织。 他们特别善于训练士兵和指挥官弃绝赌博心态而踏实做出决定。理由当然是,赌博很可能押上的是你手下士兵的性命。因此,虽然军人涉及状况的风险度比平民高,但军事决策上却更为保守。

品德良好的人
然而,Benmelech说,作者的第三个、同时也是“最有意思的结果”是:具有军人背景的首席执行官比起无此背景的首席执行官来,更不可能参与公司舞弊,而且事实上可能性减少高达 70%。那么,为何不见各公司纷纷延揽退伍军人加入管理高层?这并不仅仅因为没有那么多退伍军人可找。Frydman和Benmelech对此提出两种可能的假设,但他们同时提醒大家,他们的研究结果并未证明是哪一个机制驱动此一现象。

根据作者的看法,一个可能性是:处于市场劣势的公司,或试图避免发生欺诈或从欺诈事件中恢复的公司,会积极寻求有军事经历的首席执行官来推行公司政策。Frydman解释:“那就是一个驱动我们研究结果的匹配现象。此一现象更符合这样一个观点,即公司政策总的来说比个别首席执行官的价值观更具影响力。”

另一种解释则抱持相反的观点,将公司保守的投资、经济不景气下的更佳表现以及有道德的财务行为等归因于军事历练所赋予个人的性格与领导力。Frydman 说:“可能是军队的经历将人们这些特质发挥出来,从这一点出发这些人去带领哪家公司都无所谓,反正他们一定会以这些方式行事。”Benmelech以自己的当兵经历为例,同意这种说法。他说:“人在军队里确实成长许多。而且训练对于发展领导技能有真正的影响。我认为我们观察到的结果可能是综合两种可能解释的产品。”

培养更好的领导人
虽然作者尚未能证明他们观察结论的因果关系,但他们表示这些论点值得各公司与商学院进一步探索。Benmelech说道:“如果我们想找到一个方法来让拥有这些价值观的人成为企业领袖,我们或许应该在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招生时将从军经历列入考虑。我不是在暗示我们应该在商学院设立新兵训练营。但我们应该想想可以进行哪些类型的个案研究或情境模拟来模拟困难的情况。”

Frydman补充说,美国过去十年在中东与阿富汗发动的战争,可能会使有军事经历的公司领导人人数减少的历史趋势有所改变。Benmelech表示,即使没有改变,军事训练可以启发企业领导力是有其道理的。他说:“这些军事经历为什么影响深远,你可以解释为因为它们是实实在在以鲜血写成的。让学生分析棘手的研究案例与此相比简直是天差地远。然而人的起点各不相同,我们可以从这些讨论中获益,好在风险不像亲临战场那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