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运用方式很多,可以消磨它、召唤它、打发它、节省它、腾出它,或让它飞逝。然而根据David Schonthal的研究,企业家该避免的一种时间运用方式,是将时间保持在流体状态。适当的约束限制,可以成为创新背后的一种最强大的推动力。而没有什么限制会比时间更有力。

成功调配时间的方式有很多。无论您决定加快或放慢流程、订立最后期限,或挪出时间用于反思,关键在于了解你有多少时间,并且务实地计划如何分配这些时间。

在Kellogg学院担任创新与企业家学临床副教授、同时也是IDEO公司资产组合总监的Schonthal,针对创新者可以如何利用时间取得优势,提出四项关键性建议。

改变脑力激荡的进行模式

任何创造过程的第一步是产生想法,往往是最痛苦的一步。想像这样一个画面:你的团队成员们无精打采地围坐在会议桌前,表面上进行着脑力激荡而实际上却发明新方法在笔记本边上涂鸦。

启动想法产生过程的最佳方式,或许是混合法。 

在采用脑力激荡法想出更多创意解决方案时,有一种获得Kellogg研究支持的方法,那就是把自己推到正常限度以外的地方继续进行脑力激荡。一般认为,当你碰壁时,你脑中可能仍有许多很好的想法还没来得挖掘出来。

Schonthal推荐一个较为反直觉的程序:集中火力,暂停处理。给你的团队一个非常短的时间,不要超过10到15分钟,对桌上某个具体提示想出尽可能多的相关想法。然后由此继续发挥。

“当你拿出一个资源并限制它时,就会迫使人们用较少的资源做更多的事,往往人们就想出预期之外的创意解决方案,”Schonthal说道。“所以当你限制时间时,对于产生想法的过程有极佳的效果。人们总是很惊讶自己能在短短三、四分钟内成就那么多事。光把东西从里面取出来不会很费劲。”

然而,Schonthal指出一个重要区别,那就是他认为脑力激荡的最佳运用方式是建立一个设计总方针或矢量,虽然它不会立即产生价值连城的“终极”旷世构想。

“人们通常抱着错误的目标和期望参加脑力激荡会议,难怪他们会对结果感到错愕,” Schonthal说。

推出的目的在于学习

一旦你的团队找到了要进一步追求的构想时,就会很想在呈现给别人看之前,投注许多时间将它变得更好。但这可能不是最有效率的行动策略,Schonthal如此表示。

他问:“一样开发不到一个星期的东西--为何不把它抛露出来,看看会是什么情况?”“呈现可用的最低版本,获得真实世界的真实反应。”

“Twitter和Airbnb一些最早期的产品,基本上就只是雏形而已,”Schonthal说道。“但这些构想已够好到可以呈现在人们面前看他们的反应。确实,这样做有出丑的危险,但你宁可花较少的钱更早得知失败的结果,而不是花上五千万美元犯下同样的错误。

然而出丑太多次是否会让潜在客户担心你的作品不佳呢?不会,只要你一上来就表明你向他们呈现的是测试版产品就可以。

Schonthal指出,“你可以让他们知道,‘注意,这是半成品。我只是想看看你们对它的反应。’” 

“如今的消费者已经很习惯试用离成品阶段还很遥远的东西。看看谷歌。他们大张旗鼓地在产品上打出‘beta’(测试版)的名号,好让你知道你用这东西是有风险的,这东西或许是有些超前于时代的。

经常快速地重复推演

如果你以测试版的形式推出产品,你要接受产品需要重复推演的事实,即反复进行原型化、测试、分析及改良产品的循环步骤。

“人们对于重复推演流程往往不会考虑时间因素,”他说。“他们以为事情会发展顺利。他们把重复推演看作一个非常线性的进程:从这个阶段开始,然后到这个阶段。然而事实上,这当中是混乱不堪的。”

为了容许这种混乱,Schonthal建议在许多重复推演周期中纳入时间因素,但要尽可能快速通过这些周期。

他引用自己督导参加Kellogg的精选创业加速器课程计划“Zell Fellows Program”的学生企业家的经验作为例子。最初,学生们需要三个星期通过第一个重复推演周期。下一个周期需要两个星期。到了课程结束时,每一个重复推演周期只需要不到一个星期,因为学生们已经学会了什么是“足够好”。

那是非常重要的一课,因为当今产品开发世界的前进步调正是如此快速。

“现今的创新速度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快,”Schonthal说道。“现在一个时间单位内可以成就的事比起我十年前入行时完全不同。明年的创新速度还会比今天快。可能会一直继续加快下去。”

花时间反思

不过,组织时间用于发明不总是意味着要加快过程所需时间。设计过程中最重要的步骤之一,也就是合成,需要刻意暂停,以便思考反省观察到的事物。而这个步骤经常被忽略。

“我能想到在将反思明确列为一个项目目标的机构寥寥无几,”Schonthal说。“通常都是‘快、快、快、快、快!下一步是什么?下一步是什么?’其实,最好的下一步,有时候是回顾已经发生的事。”

在合成过程中,自然而然--甚至是本应如此--就会了解到你已设计用产品来解决的问题,可能跟你产品真正解决的问题有出入。虽然这看来不是好消息,但好处是花时间反思有可能纠正方向。

“试图匆促完成合成阶段是自取灭亡,”他说。“意外的创见需要反思才能产生。它们从来不会浮在表面上。如果它们停留在表面,每个人即可轻易看见,那么或许根本就算不上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