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经在职场感到被迫要违背自己的良心?例如老板要你谎称他在开会,实际上却是在打高尔夫球,或是小额现金不见了,上司要你睁只眼闭只眼?

这种情况不是只有你才有。根据一份2013年道德资源中心的调查,将近10%的职场工作者表示自己有同样的感受。

Kellogg学院的Maryam Kouchaki想帮助在这些情况下感到无能为力的员工,不是寻找一个完美的方法来拒绝不道德要求,而是从根本上防止这样的要求出现。

她的新研究表明,公开展示“道德标志”,例如宗教圣像、精神人物(如甘地)的海报、或是道德名言语录,都可以作为抵挡职场腐败行为的护身符。这样做具有激发他人道德意识以及让人觉得展示者品德崇高的双重作用。

“这背后的理念是,真正有道德并且引以为傲地大方展现可能带来积极正面的结果,”管理与组织学助理教授Kouchaki说道。

一条“大蒜项链”

中世纪的村民也使用同样的理念来对付吸血鬼。他们不是被动地等待吸血鬼张开翅膀向他们俯冲进攻,而是以魔法图腾装扮自己来吓退吸血鬼。

虽然目前尚未有人针对十字架和圣水的保护效用写出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但Kouchaki与北卡大学Kenan-Flagler商学院的Sreedhari Desai已进行过六次研究测试她们的假设。她们将结果发表在《管理学会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的一篇新论文中,标题名为“道德标志:一条对抗不道德要求的大蒜项链”(Moral Symbols: A Necklace of Garlic Against Unethical Requests)。

Kouchaki说:“我们不断听到人们抱怨自己必须做不道德的事来保住工作,因为他们被要求做这些事,他们感到难以拒绝。我们想找出是否有办法让人一开始就以微妙但有效的方式拒绝,让这种为难的情况没有机会发生。

当金钱与道德发生冲突时

在该论文的其中一项研究中,148名大学生被要求玩一场有赌注奖金的游戏。每一位参加者被告知自己要监督其他两位队友:派特和萨姆。(事实上,派特和萨姆是虚构人物。)接着,参加者去看两位队友自我介绍的电子邮件内容。一部份参加者看到派特的自我介绍电邮中包含一条道德语录,另一部份的参加者看到的内容则没有道德语录。萨姆的电子邮件不含任何语录。

Kouchaki表示,“与其欺诈成功,不如光荣失败”这句话是特意挑选看来低调并符合商业环境的语录。它不过分强调道德,因为我们不希望激起人产生自己比别人神圣的心理而轻视其他人,同时也因为我们想要让语录看起来很真实自然。

在游戏中,参加者必须判定队友送给另一队的讯息是诚实还是欺骗的,以及讯息是由哪个队员发出的。参加者被告知,诚实的讯息可能最后会使他们那一队输掉18美元,而欺骗的讯息可能最后只会使他们输掉三美元。这两种情况中,发送讯息的下属都不知道讯息的真伪性。

没有看过道德语录的参加者中,有百分之六十四的人选择发送骗人的讯息;看过道德语录的人当中只有百分之四十六这样做。

不仅如此,在那些看过道德语录并且依然决定发送欺骗讯息的人,更可能选择萨姆(其电子邮件不含道德语录)作为信使。随后进行的一项实验发现,当参加者身穿印有与道德有关的网站名称(例如YourMorals.org)的T恤时,也会产生类似的防护效果。

这代表大蒜项链确实有效。

“人们具有避免将洁净事物弄脏的倾向,”Kouchaki说,此论点来自于人类学与心理学文献,内容指出人们认为将纯洁之物或纯洁之人加以玷污在本质上是不道德行为。研究参加者也许已经避免要求他们认为道德感强的下属去从事一项不道德的任务,因为这么做等于是加倍不道德。

她指出,也有可能只是看到道德标志即让人自觉或不自觉地提高道德意识。

运用于现实世界

为了在现实状况下测试这些研究结果,Kouchaki和Desai进行了一项调查,以104对上司下属的组合为调查对象,他们分别来自印度这个职场上经常展示有宗教圣像的国家的一些不同机构。该调查询问上司关于其下属的工作表现、与上司的关系、是否倾向于展示道德标志,以及道德品格。另一方面,下属则被询问他们的上司多常给出不道德的指示,以及上司多经常走到他们的座位旁边。

作者们发现,展示出道德标志的下属更可能被其上司视为品德崇高者,他们也比较不可能在工作上被要求降低自己的道德标准。不仅如此,而且“结果显示在工作表现评级上并未出现有不利影响和差别,”Kouchaki说道。

换句话说,展示道德标志似乎并未让上司对下属产生负面影响。同样,当电子邮件实验参加者之后被问及他们认为电邮来自萨姆还是派得是否影响他们决定要传送道德或不道德的讯息时,没有一位参加者表示电子邮件是一个决定因素。

这不是一件小事。道德资源中心的调查发现,举报不当行为的员工中,有21%的人表示他们曾遭到报复。

那么,十字架或甘地海报的保护范围到底有多大?Kouchaki指出,这项研究主要是针对与金钱有关的不道德行为。如要判断道德标志能否防范其他类型的腐败,如种族歧视或性骚扰等,则需进行更多的研究工作。她的直觉认为,道德标志对这些也有同样的效果。

Kouchaki说:“对于无权势者如何能扭转情势,目前还没有足够的相关研究。我们希望让人们感到自己无论如何都可以掌控所处的情况,同时他们可以通过一些办法来防止他人的不良行为。”

Pull quote:“我们不断听到人们抱怨自己必须做不道德的事来保住工作,因为他们被要求做这些事,他们感到难以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