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对这样的刻板人物应不陌生:孤独怪癖的高级主管,身旁围绕着马屁精,看似风光但内心却哭泣着,感情上像被抛弃的孤儿般孤苦无依。

没错,这就是众所周知的高处不胜寒。高处确实不胜寒吗?

事实上,根据Kellogg学院管理与组织学助理教授Adam Waytz和教授Jon Maner合作的一项新研究,位居权力高位者往往更寂寞,而非更寂寞。

反之亦然。“权力增则寂寞减,权力减则寂寞增,”Waytz说。

换句话说,不胜寒的地方非但在高处,反而在低处。因此,将高级主管换成低级员工,再去掉那些马屁精,就很接近现实情况了。

等级如何影响孤寂感
虽然上述两位教授单独进行研究,但其结果却清楚显示出重叠性。

Waytz的研究与维吉尼亚大学的Eileen Y. Chou、纽约大学的Joe C. Magee、以及哥伦比亚大学的Adam D. Galinsky合作,研究高社会等级如何影响寂寞感。

相反地,Maner与Kellogg学院博士生Charleen R. Case及奥斯丁州立大学Kyle E. Conlon合著的论文则探讨低社会等级如何影响寂寞感。

“这两项研究可以说是殊途同归,” Maner说。

Waytz和其共同作者进行了八个研究调查,来检验高权位会减少寂寞感的假设。在第一项调查中,他们让网上招募来的309名参加者完成两份调查问卷,回答对于“我能让别人去做我交代的事”和“我缺乏陪伴”等陈述的同意程度。果然,自己权力越大的回答者,他们经历的寂寞感越少。

另一项调查则要求202名参与者完成一份在线调查,该调查以随机方式为每一位参加者分配一个上级或下级的角色,然后要求他们完成一项寂寞感问卷。

接着,每一位“上级”给扮演下级的参与者分配任务,例如逻辑比赛或校对工作。之后,向所有参加者提问这样一个问题:“回想自己在这项调查中被分配的角色,你感到自己当时有多少权力?”与扮演下级的参加者相比,扮演上级的参加者表示自己有更大的权力感和更少的寂寞感。

在另一项调查中,607名参加者被分配到高权、低权和基线这三组中的其中一组。在随后的“独裁者游戏”中,高权参加者得以任选一种方式和低权参加者共同瓜分10块钱。基线组没有接到这个游戏的相关信息,也没有交换金钱。

然后,所有参加者表明自己是否同意“我感到自己有权力”或“我感到自己缺乏权力”等陈述,并完成测量其归属需求和寂寞感的调查问卷。

相比低权组或基线组的参加者,高权组参加者再度表示感到更不寂寞,同时也感到归属需求较小。低权组参加者则表示比其他两组感到更寂寞,归属需求也更大。

消除归属需求
这些调查结果显示了一种基本的人性需求。

“人类有一种归属于群体的基本需求,当人获得权力时,这种需求就能得到满足,”Waytz解释。“权力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如果我有权,我就掌握了其他人想要的资源。我能够操控其他人的命运。’这种感觉不会让你想去追求更大的归属感,而会让你觉得自己掌握组成群体或联盟所需的一切,让别人听命于你。于是,对人类很重要的归属需求无形中就减轻了。

有趣的是,那样的权力可以是真实的,也可以是虚幻的。“权力有时确实让你有机会获得资源,有时只是给你一种自己有机会获得资源的感觉”,Waytz补充道。

换句话说,你不必非得真是个高级主管才会感到更不寂寞。只要你让自己感到和高级主管一样有权就可以。

权力和归属感的渴望
Maner的研究包含两个研究调查。在第一个调查中,145名本科生参与者被随机分配到高权力组、低权力组或对照组。高权组参加者撰写一篇作文描述自己权力大过别人的时刻,低权组参加者则写出别人权力大过自己的时刻。对照组参加者写的作文则是不相关的主题。

然后,所有参加者被要求指出自己对一项虚构校园服务的感兴趣程度,参加者被告知该服务可以促进学生之间的友谊。“我们的理论是,如果人们暂时感到没有权力而对人际关系产生出一种强烈需求,那么这些人应该特别有兴趣使用能联系自己与其他同学的这项学生服务。“我们发现的结果确实如此。”

第二个调查为148名本科生随机分配有权、无权或中立的角色,然后要他们共同完成一个几何拼图任务。

获得有权角色的参加者称为经理,他们被告知将负责指挥任务并评估其下属的表现。获得无权角色的参加者是建造者,他们被告知要听从经理的指示完成拼图,之后经理会评估他们的表现。获得中立角色的参加者则被告知他们以平等的方式与他人共同完成拼图。

接着,每一位参加者被告知从等候室搬一张椅子过来放好,让自己的合作伙伴坐。这是其他许多研究已经用过的一种不露痕迹地测量社交关系渴望程度的方法。“肢体上的亲近渴望与感情上的亲密渴望是密切相关的,因此我们测量参加者把自己的椅子放得离他们合作伙伴的椅子有多近,”Maner说道。

果然,Maner发现,担任建造者的人将合作伙伴的椅子放得离自己的椅子更近。“我们的解释是,这反映了想要跟合作伙伴建立友情或成为朋友的一种渴望。”

高处是否会随着时间而不胜寒?
虽然他们的研究结果相当确切,但Maner和Waytz依然提出了几点需要注意的地方。首先,Maner指出其论文的结论可能受到研究参加者是本科生这一事实的影响。

他说:“以第一个调查为例,我们要求参加者写出自己感到有权的时刻。这些人都是大学生,事实上他们之中大多数并未真正有过比别人权力更大的时刻,感到自己没有权力的时候倒不少。例如,他们与指导教师之间就有权力差异。因此我认为,让这些参加者感到无权要比让他们感到有权容易得多。

第二,“关于等级高低的认定有许多方式,”Maner指出。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同时处于好几个不同的圈子中,每一个圈子,例如职场、家庭、社交圈等,也都有各自的等级。一个人可能在某个阶层居于高位,在另一个阶层居于低位。这样的权力差异又会如何影响人的寂寞程度?

“我认为这得看当时此人心中哪个社会角色占主导地位而定,”Maner说。要找出答案,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

此外,“我们的研究仅限于着眼当下的感觉,”Maner说。就长期而言,权力与寂寞之间可能会有不同的交错方式。

Waytz同意这些观点。他说:“或许是持续感到有权力会让人感到相当孤单,例如一家公司的CEO或一国之君。可以想像,如果一个人长期以来都得做出艰难、不受欢迎的决定,永远总有一部分人不开心,日积月累可能就会慢慢产生孤立感。”

由此看来,高处不胜寒之说仍有一定道理。

Waytz说:“当你身处于权力高位,会变得难以信任别人,因为你会开始质疑他们的动机,怀疑他们接近你或是对你好都有其它目的。”换句话说,这位CEO也许内心果真在哭泣,尤其如果她已经在位了一段时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