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y Allen 曾说过,他一生中后悔的一件事是他不是别人。后悔能够塑造人,并改变他们的道路,尤其是在美国社会中,在美国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 当然,尽管变成别人有点儿难。Kellogg 管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Neal Roese 研究情绪的结果,他是一名决策专家。他将注意力转到了探索我们最后悔什么,我们为什么对所做的事情后悔,以及后悔如何能够在未来行为中真正成为积极力量。

Roese 的工作表明,后悔在人类生活中是一个强大力量。后悔非但不是消极的,实际上反而被人类大脑识别为对未来行为的积极影响力。后悔的重要信息可被应用于未来从营销到决策的各个方面。

发现情绪中的好处
Roese 首先检查所谓的消极情绪:生气、焦虑、厌烦、失望、害怕、内疚、嫉妒和悲伤。他想弄清楚人们认为消极情绪是有益的、具有破坏性的,还是介于这二者之间。他的团队发现,像多种其他消极情绪一样,有人认为后悔是有利的,也有人认为是不利的。人们更多地将后悔评价为有利的。只有嫉妒并被明确认为是消极的。

Roese 说,“后悔就像是一面升起的旗帜”,这说明后悔对于使人们开始行动以及帮助改变未来非常有用。他说,当什么也不能做时,人类大脑会停止后悔。当有机会让我们改变事情时 — 例如与朋友争论后 — 后悔便全力介入并使人们改变他们的行为 — 例如与朋友详细地讨论情况 — 以帮助将事情做得更好。

在进一步的研#31350;中,Roese 发现人们认为后悔可产生巨大价值。学生回答说,与其他消极情绪相比,后悔帮助他们做出了更多未来决定。在情绪的五个功能中,后悔的分数在所有消极情绪中是最高的,这五个功能是:帮助了解世界的意义,避免未来行为,获得洞察力,实现社会和谐,以及改进方法。

该研究结果令 Roese 感到惊讶,因为先前的研究认为,人们不愿后悔。Roese 说,他发现人们注重绝对和相对意义的后悔,这一发现打开了未来努力的可能性。我猜最大的惊讶是人们认识到了后悔如何具有好坏两个方面。作为心理学家,我们认为人们将消极情绪视为糟糕的经历,但事实是像积极情绪一样,人们也重视消极情绪的力量。”消极情绪 - 尤其是后悔 — 可帮助将过去的事件放到背景环境中,以及改变未来行为。

后悔的根源
在另一个论文中,Roese 检查了与后悔相关的其他 11 项研究,在这些研究中,人们对他们后悔的生活部分评价最高。教育是后悔最大的诱导者,其次是职业、爱情、养育、自我和休闲。这些等级在对不同年龄组和地区的人进行的研究中非常一致。Roese 认为教育可能始终排在该列表的首位,因为这是具有无穷机会的生活部分,而机会可导致后悔的产生。Roese 说:“教育将人与生活中的其他所有方面联系起来 — 它与金钱、个人成就、与人接触、点燃爱情和交朋友联系在一起。此外,在我们的生活中到处都有了解更多事情以及为工作和娱乐发展新技能的机
会。”在可直截了当做出改正反应的情况下,不满意的感觉最强烈。

文化在美国人后悔的事情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Roese 说:“这些调查结果与美国人有关可能性的观念,以及各界人士能够取得进步的方式息息相关。荒谬的是,当人们更多受到社会结构的控制时 — 例如在包办婚姻司空见惯的地方 — 人们很少后悔,因为他们没有太多意见。过去,美国文化更加糟糕,因为我们有机会去纠正事情。如此多的选择会成为负担。美国文化基于大量选择 — 要买的东西,要去的地方,要约会的人。这会产生使人们有更多机会去感到后悔的高兴面和阴暗面。”

图 1:我们最后悔的事情,荟萃分析

Roese 于是将他的研究带到实验室中,以便设法弄清楚所谓的机会原则是否支持新的研究。在一项研究中,Roese 和他的团队要求本科生记录一个逼真的后悔事情 — 无需实际使用“后悔”一词。“我们想让主题不言而喻。尽管其他研究表明人们对所后悔的事情具有非常清楚的先见之明,但心理学家所谓的后悔可能与人们所想象的不一致。”

在第二份研究中,Roese 测试了机会的作用,他将重点引向生活中机会高(例如教育)或机会低(例如家庭)的方面,并且发现机会和重要性密切相关。

使后悔发挥作用
Roese 正在寻找能够使他的研究在营销信息中发挥作用的方式。他正在考虑如何组织营销信息和广告,以便充分利用有关后悔的这一观点,并使消费者更加重视公司或产品。有关这方面的一个成功示例是针对 V8 的广告活动,该广告语是“我本该拥有 V8”。Roese 说,这创建了短暂的后悔时刻 — 创建了一个消费者在下一次逛商店时可能想要“挠”一下的短暂“情感之痒”。

使后悔为人们工作的另一种方式是帮助他们产生基于转折点的想法  — 利用后悔使人们在未来有更好的表现。这种想法会立即付诸行动,以避免在未来感到后悔。Roese 说,在这方面更深一层的含义是,所有情绪都对我们有好处 — 甚至是消极的情绪。“即使当时感到情绪低落,这种情绪也会有附带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