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一句名言所说的权力越大责任越重。但责任并非似乎都伴随着权力 独裁者通常展示出极端行为他们通常采取对国家不利的方式经理通常被谴责不理解下属的观点合作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合作伙伴通常被谴责没有及时满足另一方的需求。当权者似乎不理睬或者是误解缺乏权力的人提出的观点。

由 Adam GalinskyKellogg 管理学院管理与组织学教授及其合著者 Joe Magee纽约大学管理学助理教授、M. Ena Inesi伦敦商学院组织行为学助理教授及 Deborah H. Gruenfeld斯坦福大学领导力与组织行为学教授进行的研究探讨了权力对采纳观点的影响并且表明权力降低了了解其他人看法、想法及感受的能力根据 Galinsky 研究通过这些调查结果还可洞察如何利用领导力来使全球领导者具有更高的社会责任感。

以自我为中心与以他人为中心
Galinsky 及其共同研究人员在五个研究中测试了以下假设与权力小的人相比权力高的人过于依赖自己的观点而削弱了正确认识他人观点的能力。

研究人员首先调查了权力如何影响一个人采纳另一个人看法的能力。在该研究中他们为每一个研究对象“灌输”了不同权力等级的思想然后要求他们在自己的额头上写个字母“E”。为了给这些研究对象灌输思想Galinsky 及其同事要求一半研究对象回想他们拥有高权力时的经历同时要求另一半回想他们权力较低的时期。根据预测权力高的人在写 E 时其方向很有可能是他们在阅读 E 时看到的方向即 “以自我为中心”的 E 而对于看此研究对象额头的旁观者来说这个 E 是反向的。相反地权力低的人会按照观察者的视角以旁观者阅读的正确方向写 E#65288;“以他人为中心”的 E 但对于此研究对象本身而言其方向是相反的。考虑了参与者性别和左右手习惯等影响后这些研究人员的分析确认了与被灌输低权力思想的人相比被灌输高权力思想的人写以自我为中心的 E 的可能性高三倍。

下一个实验是研究权力与当权者认为其他人的世界观与自己相同的程度之间的关系他们通常相信其他人有办法理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隐藏信息。像第一次实验一样研究参与者被预先灌输了思想。然后研究人员要求他们想象一下他们与一位同事在该同事的朋友推荐的餐厅中有一次不愉快的经历。第二天该同事向他的这位推荐朋友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说饭菜很可口。这个信息本身看起来很真诚。但要能了解该信息的真正讽刺用意唯一的方法是知道此不愉快的吃饭经历的未公开信息。之后他们询问知道此未公开信息的参与者问他们认为该同事的朋友会如何理解此信息。他们发现权力高的参与者更有可能认为该同事的朋友会理解此信息中隐含的讽刺意味。这证实了以下假设随着权力的增大当权者更有可能认为其他人能够领悟自己的意图。


图 1: 以自我为中心的 E
 
图 2: 以他人为中心的 E

 

共通感减少
这些调查人员还发现权力能够抑制共通感即理解其他人情感状态的能力。被灌输了权力思想后参与者面前摆放了 24 幅表达高兴、悲伤、恐惧或生气的表情图像。对于每一副图像参与者都需要猜该图像正在表达这四种情感中的哪一种。与没有灌输权力思想的一般参与者相比权力高的参与者在判断其他人的情绪表达方面犯的错误更多。

采纳观点的减少可能不是在获得权力后有意的决定而可能是在权力增大时作为突显特性的心理状态。再说对拥有高权力而担有众多责任者而言减少采纳观点也许是他们可将首要的注意力集中于最重要的任务的一种方式。如果减少采纳观点确实是一种自动效应则更有理由采取一致的措施来消除它。鼓励当权者采纳观点的最佳方式之一是使其对下属具有更高的责任感。同样地使领导者具有责任感以便抑制他们更加以自我为中心且具有破坏性的心理。

Galinsky 以开车作比喻以便使您了解如何能够将权力转变为有效的领导力。权力的代理人类似于踩油门踏板。没有加速度车会保持静止不动无法向前移动。但此外还需要使用方向盘以避免撞到路上的障碍物。光是采纳观点而没有代理人权力是无效率的而没有采纳观点的代理人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高效率的领导者需要加速度和谨慎地控制方向— 权力与采纳观点相结合。权力与采纳观点相结合的出发点可成为发展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全球领导者的建设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