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有人知道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最富有的 1% 人群与其余人之间的差距是如何变得如此巨大的。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很清楚这些属于百分之一行列的人是谁。21 世纪初期,仔细的调查转向诸如 Home Depot 和 Oracle那种上市公司的最高管理者日益增加的薪水。但经济学家 Joshua Rauh(Kellogg 管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和 Steven Kaplan(芝加哥大学教授)表示,重新研讨是值得的。毕竟,“大街” (Main Street)公司的最高管理者仅仅占美国 0.01% 最富有人群中的 5%, 这部分人群在 2004 年的个人薪水至少是每年 720 万美元。

相反的,“华尔街”雇员(包括投资银行家和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及私募基金的经理)越来越多人加入最富有的阶层。根据 Rauh 和 Kaplan 关于谁促使美国最高收入增长的报告,最大的 25 名对冲基金投资者的合并年收入超过了位列 S&P 500 指数的前五百名高管的合并收入。2004 年的总额是 63 亿美元,并且从那以后一直在增长。Rauh 说:“到 2007 年,最大五名投资者的收入可能超过美国上市公司五百名高管的合并总收入。”

因此,强烈关注“大街”公司高管并不能说明全部问题。“S&P 500 高管—大街公司 CEO—已在公众如何看待他们的报酬方面饱受争议。”Rauh 说,“如果你留意,尽管华尔街群体的收入显著地增长,但这些大街公司CEO在最高收入阶层中占的收入股份额却十分固定。”

追查财富
有关华尔街富有阶层薪水的详细信息一直都很难获取。上市公司向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高管薪水,而投资银行则提供很少有关雇员薪酬的信息。

作者进行了细致的数据分析,并结合统计模型来估算华尔街经理的收入。他们阅读公司报告来了解某公司支付的总薪酬以及常务董事的数量。通过采访,Rauh 和 Kaplan 了解到,投资公司的常务董事一般每年可获得 500,000 美元以上的收入,至少四分之一的经理每年可获得 250 万美元以上的收入,这是他们用来测定他们的估算的许多事实之一。他们使用类似的分析方法来计算其他高收入专业人员像公司律师、运动员和名人的薪水。他们首先估算出律师事务所的利润,然后除以合伙人和非合伙人的数量,如此估算公司律师的薪水。

“不属于公营公司五大高管的个人的薪水数据不那么容易获取。”Rauh 解释道。“我们根据我们从薪酬顾问了解到的信息和研究薪酬分配情况,进行了许多模拟。我们在投资银行和律师事务所的主要发现是,固定不变的少数常务董事和合伙人分享着日益增多的利润,这意味着有一些个人在赚取大量的资金。”

“我们对结果感到惊讶。”他补充说。“当然,我们知道我们所认识的在华尔街工作的人收入很高,但我们不知道最大 25 名对冲基金投资者的收入高于 S&P 500 中前五百名 CEO 的收入。”

然而,那并不是说上市公司的 CEO 进入了贫困阶层。上市公司中大约有 3,500 名最高管理人员每年的收入超过 100 万美元(近 17,000 名华尔街工作人士也是如此。)

拉大差距
顶级 CEO、运动员和公司律师的集体收入比他们十年前的收入大大增加,超过了从通货膨胀所预期的增长。例如,1995 年,职业运动员的年收入是 780,000 美元,而 2004 年为 185 万美元。虽然这些高收入专业人员继续位列日益排外的 0.01% 美国最富有人群,医生、庭审律师和成功的企业家似乎在这一人群中占有的比重较小。1994 年,收入达到 320 万美元的人即被纳入 0.01% 的行列,而现在进入该行列的标准提高到 720 万美元。对于最富有的 0.001% 人群,进入资格从 1994 年的年收入 1,300 万美元提高至 2004 年的 3,100 万美元。

“有许多理论可以说明这种收入增长是如何在最近几年实现的。”Rauh 说。Rauh 和 Kaplan 暗示,该增长与科技和技能的改进等综合因素有关,而不是与减税、改变薪水限额或剥削工人有关。“天才运动员的技能现在可用于更具盈利性的途径。”Rauh 解释说。“身为一名 New York Yankees 棒球队员的Alex Rodriguez, 其技能所惠及的人数多于以往任何时候,他也声称拥有一些利润股份额。”

Rauh 说,该原理适用于华尔街。“科技的改进使得更多的资金由一支相当规模和具备技能的团队来管理。”他说。“当从事交易和资金管理的专业人员增多时,被交易和管理的资金量也大大增多。”科技使得技能能够被应用于比以往更大的资本库和其它资源,这个理论能够解释为何:尽管每个人开展业务的方式不一样,但各种群体(律师、运动员和投资银行家)中的顶层人士均增长了收入。

“如果您要了解是什么促进了最高收入的增长,真正擅长赚钱的个人现在可以将他们的技能应用于更大数量的资本。”Rauh 说。“这给某些群体带来的利益多于其它群体,而且很明显的,它令华尔街受益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