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collaboration)是商业世界中的热门流行语。这是有其原因的。因为与具有不同观点或专业领域的人合作,可以产生更好的想法和结果。

然而,合作不一定是自然发生的,有时它需要一点推动力来促成。 

凯洛格学院策略学教授本杰明·琼斯,对于合作为何在今天如此重要,以及公司可以如何设计办公楼层和公共空间来鼓励合作,进行探讨与研究。
 
术业有专攻

为什么需要合作?

根据琼斯的研究,答案有一部分是(而且是日益增加的一部分),个人知识基础变得越来越专业化。

他说:“世上的知识越来越多,你的脑子里能装的就只有这么多。因此在任何领域,个人掌握的知识量份额正在减少。”

琼斯以怀特兄弟为例。1903年,两名男子设计了一架飞机并将它飞上蓝天。今天,一架波音787飞机,单是引擎一项,研发的专家即多达数十人。此外,还有操纵装置、液压系统和机体本身。

琼斯说:“设计、建造和飞行这架飞机涉及的层面甚广,涵盖的专业技能非常多。”

这意味着,一架飞机现今不可能单凭一位航空通才独立建造,必须通过各类专家合作才能让飞机飞上蓝天。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其他工厂或办公室的团队。

组织团队

这种技能日益专业化的现象,意味着你需要越来越大的团队,团队里有越来越多的专家,才能获得成功。

“日益提高的专业化程度在时间上来说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持续性现象,这种现象使得对合作的需求不断增加。”琼斯如是说。

琼斯和凯洛格学院管理与组织学教授布赖恩·乌齐在一项有关学术论文发表领域的研究中证明了这个现象。

他们针对跨越30年、总计超过一千九百万篇科学论文进行了研究,发现从1950年代起,科学家之间和各研究机构之间的合作呈现稳定增长。

研究人员还发现,受到影响的不仅是数量,质量方面也同样受到影响。通过找出影响力最大的突破性论文(以论文被科学界同行引述的频度为衡量标准),琼斯和乌齐发现,合作大幅提高了引述的频度。

“在每一方面,团体组都击败了个人组,”琼斯说。“在1950和1960年代,个人组在许多领域,击败团体组。如今情势倒转。相较于个人,团队始终具有较高的本垒打概率。”

添加恰好足够的香料

不过,光是增加团队人数并不能保证成功,合作也是一门艺术。

在另一项与乌齐合作的研究项目中,研究人员再次探讨学术研究领域,这次的问题是:影响力最大的论文,其结合想法的方式非常传统,还是非常新颖?

“它们结合出来的东西是否与别人的相同,还是独树一帜?”琼斯问道。

研究人员发现,当研究本身的性质为大部分传统但稍带一点新意时,即是研究的最佳状态。

琼斯说,最成功的论文,“大多是极为传统,位于每个人都看过的领域深处。然后当中含有一点香料。”

关键是找到恰到好处的平衡点。

“如果全篇充满香料,效果会很差,”他说。“如果极度传统,又毫无香料,效果也很差。所以一定要有理有据,但一定要再加进一点出人意料的元素。”

这个“最佳状态”,适用的范围远远超过科学研究领域。消费品,特别是涉及新技术的消费品,就是一个例子。

“就拿许多新奇的消费产品来说,细看之下会发现它们具有许多实际上不需要的传统功能,”琼斯说。

他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拍一张照片进行说明。

“听到那个咔哒声吗?它就像相机发出的咔哒声,”他说。“为什么是这种声音?改成别的声音或改成震动不好吗?但它偏偏就沿用咔哒声。作为消费者,你习惯了这种声音,因此你感到自在。

奠定合作基础

公司怎么才能鼓励下一个突破性产品或想法的产生?公司如何确保添加的香料适如其分,以新的方式组成专家团队?

一个解决方案是,在实体上为人们制造空间,让他们有机会遇到平常可能遇不到的潜在合作伙伴。

皮克斯是一个完美的例子,琼斯说。

“皮克斯将其加州总部设计成所有卫生间都位于楼层中央,所有食物和咖啡则在中庭中间,”琼斯说。“他们非常刻意地希望艺术家和动画师、编码人员和音乐人员,以及编剧等人不断地不期而遇,激发出创意火花。”

公司领导者也可以在公司的中央地带进行各种活动,例如早上提供免费贝果或是下午同乐时间,来鼓励各种想法的交流,琼斯说道。

凯洛格学院今年春季启用的新全球中心大楼,即是以合作空间为核心。琼斯说,策略正在奏效,他已经开始和外系的人讨论可能合作的新项目。

“你遇到他人,与他们进行原本不会发生的谈话,”他说。“我目前正在和财务领域、营销领域和社会学领域的人谈话。”

并非每一次互动都能导致全垒打,他说。但是没关系。

琼斯表示,从合作的观点来说,虽然“这些互动有许多最后并没有开花结果,但我认为它创造了更多互动的机会,让你产生‘等等。我们应该谈谈’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