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ogg Insight - 区块链革命已经来到十字路口。下一步是什么?
Skip to content
Strategy 10月 2, 2018

区块链革命已经来到十字路口。下一步是什么?

比特币这类加密货币需要变得更有效,但不能失去其标志性的去中心化特征。

A cryptocurrency tanker is flanked by small boats.

Riley Mann

Based on insights from

Sarit Markovich

世界上目前有一千多种加密货币,总市值约两千亿美元,从这点来看,比特币和以太坊显然不会轻易消失。然而, “区块链革命”显然也已经来到十字路口。

去年,比特币在无法解决如何扩展其网络的内部纷争后发生分裂,以太坊则面临其自身的困境,包括从软件漏洞到管理问题。虽然这两个问题仍是媒体报道的焦点,但它们距离成为全球金融网络的可行替代方案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它们和其他加密货币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它们能够扩展吗?

“这是巨大的挑战,而且是一个会让人对权衡其利弊得失感到苦恼的挑战,”凯洛格学院策略学临床副教授马尔科维奇说。“一方面,有一股强大的推动力要提高区块链的效率。另一方面却需要在保持其去中心化结构下完成。问题是这有如鱼与熊掌,两者不可兼得。”

在马尔科维奇看来,扩展必然会涉及某种程度的中心化。这意味着每一种加密货币将必须在扩大自身网络和保持去中心化账本固有的透明性与自主性原则之间取得平衡。

没有这种平衡,货币会因为流量缓慢而停滞不前,或无法吸引与留住用户,因为中心化控制的实质意义是模拟银行和金融机构这些加密货币原本打算取代的对象。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不止一种。”她说。“每一个社区将选择一种对自己最有效的方式。但关键是这些网络不能仅仅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扩展。它们必须找到一个中立方式进行中心化以提高效率,而且要在社区一致同意下这么做,不能扰乱既定的协议。

“非比寻常”的网络问题


在加密货币早期,区块链做为实现这些网络的数字账本,其先进程度足以满足少数风格各异的另类投资人的需求。其目标是允许没有中间人(如银行或信用卡公司)的金融交易。

通过一种涉及数学谜题的古怪神秘过程,数字硬币被“挖掘”和共享。虽然网络处理交易的速度慢,但该数字账本完全透明并且可以实时更新。同时,用户们喜欢不受到任何单一强大机构的约束这一事实。

然而,随着网络成长,这种缓慢而稳定的方式成为一个问题:数字硬币在全球各地的移动效率太低。比特币处理一笔交易时,Visa已经处理了几千笔。部分比特币用户认为,为了成为主流,他们必须通过改变区块链“协议”,或者改变管理验证交易的规模、速度和过程的规则来提高效率。其他人则认为,这么做意味着要牺牲他们当初追求的透明、安全、去中心化的网络特点。

这个纷争导致比特币在去年分裂成两种货币: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和比特币核心(Bitcoin Core)。比特币现金,即支持效率论的这一派,选择扩大“区块”规模,以便他们能更快地处理交易。但这个分裂,也就是众所周知的“硬分叉”,并未解决如何有效扩展的长期性问题。争论的问题还不止于此,比如如何增加区块规模但不影响安全性也是争论之一(区块越大,信息在网络上传播所需的时间就越长,一些人将此视为重大风险。)那么当比特币现金社区内部出现意见分歧时会怎样?会发生另一次分叉吗?如果加密货币不断分裂,就无法成长。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典型的网络问题。”马尔科维奇说。“但它又不是寻常的网络问题。”

当Camcast或AT&T这样的公司需要解决网络问题(例如如何传输大量数据而不造成网络拥塞)时,它们无需取得其数百万客户的一致意见。执行团队只需做出决策,然后由软件工程师负责执行。虽然肯定有一些用户(例如网络中立拥护者)会认真关注这些网络如何受到管理,但对多数人来说,只要他们的YouTube视频下载流畅,他们都愿意接受中心化的控制方式。

区块链社区则不然。

“当涉及区块链时,这种心态就变得问题更大。”马尔科维奇说。“区块链的目的是为了脱离中心化的权威控制。”

那么哪一个会胜出,效率还是自主权?在马尔科维奇看来,未来唯一的出路是找到一个可以接受的妥协方式。区块链的未来,至少从作为支持数字货币技术的角度而言,似乎注定要介于上述两种极端情况之间。

“比特币狂热信徒将必须接受某种程度的中心化。”她说。“同时,任何希望从这些网络中获益的公司都必须知道,解决方案不能完全中心化。双方都要妥协。”

保持中立


这种妥协可以采取多种形式,快速浏览加密货币网站即可证明这一点。对于如何解决阻碍比特币及以太坊等平台稳定成长的网络问题,每个博主、投资者和“矿工”似乎都有自己的看法。

一个解决方案是将某些交易进行“链下”打包,经过一段时间后再将它们登记在数字账本上。(这就相当于看到个人的星巴克月账单而不是每次购买的明细)。这个解决方案的问题是客户需要向多个供应商开立预付信贷额度。另外,此方案不允许整个网络验证每一笔交易,因此有可能因为日志上的信息较少而使欺诈及其他安全问题有机可乘。

另一个解决方案是想出一个中心化算法,将网络不同节点之间的交易流动进行优化,这样即可在提高处理速度的同时保持完全透明。它的挑战在于找到一个能保持算法中立的方式。

“这是许多人正在努力的目标。”马尔科维奇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如果你出于效率的考量而开始将交易排列先后顺序,例如将发展中国家节点的优先顺序排在后面,就会产生问题。任何偏袒都会使社区觉得自己损失太大,这样的妥协他们是不会接受的。”

最好的解决方案也是不需要对区块链协议做出改变的方案,因为变更协议意味着必须寻求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同意,这不仅增加了意见分歧的可能性还有可能发生分叉。

“改变协议内容让人们担忧安全问题。”马尔科维奇说道。“所以最理想的情况是有一个既不危及安全性又不会制造网络先后顺序或偏袒问题的算法。否则,就需要找到一个让每个人都同意的方式。”

对管理问题找出适当的平衡点

除了提高网络效率的技术问题外,还有如何满足数字社区需求的社会问题。比特币社区花了两年时间争论是否应该扩展以及如何扩展,最后同意各自保留不同意见,这种冗长的讨论是正常的。

“没有中央权力机构就做不成事,这就引发严重的管理问题。”马尔科维奇说道。而现在人们可以随意在推特或其他论坛上表达自己的想法,使问题变得特别困难。加上管理那些论坛的人也有自己的意见,使情况变的更加复杂。

回想2016年发生DAO黑客攻击事件后所产生的后果,这是一个将以太坊网络项目资金民主化的程序。该攻击事件导致超过五千万美元加密货币失窃。以太坊的创始人执行了一个“硬分叉”将这名作案的黑客与原始区块链网络隔离,以试图冻结他的资产。

“这是一个管理决策,在当时是一件大事,因为有些人认为(这名黑客)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只不过是充分利用协议。”马尔科维奇说。“然而归根结底,我们终究需要某种上级权威来撤消原本不可改变的交易,并且决定网络未来的方向。”

这件事所揭示的教训正好与事件后的波动相呼应:没有某种形式的中心化,加密货币很容易受到社区纷争和低效率的危害。如果要加密货币安全高效,它们或许必须牺牲一些当初在设计这些系统时采用的黑客自由主义精神,并且可能放弃社区内若干民主元素。

“归根结底是要找到那个让每个人都能接受的中间地带。”马尔科维奇说。“几乎每一个人都看到这个问题,但他们会接受给定的解决方案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About the Writer

Drew Calvert is a writer based in Houston.

Suggested For You

Most Popular

Most Popular Podcasts

More in Strate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