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Murnighan一向有话直说。他说“我不知道别人怎样但我喜欢钱多胜于钱少。然而钱多会让我更快乐吗事实上它反倒害我提心吊胆因为我怕失去它。”Murnighan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心理学家同时也是Kellogg学院的管理与组织学教授他描述的这种个人体验正是社会科学最闻名的结论之一伊斯特林悖论超过某个水平之后金钱不再能买到快乐事实上似乎反而在积极破坏它。然而Murnighan也思索在收入与快乐的相互作用中道德又是如何贯穿其间。他说“我在在职工商管理硕士课程中教授道德与领导力我们经常谈论到在某些国家贪污、贿赂和其他不道德行为被视为当然‘得这样才能办得成事’但我的感觉是即使这种做法大行其道人们确实了解贿赂是不道德的而且会为社会带来各种各样的负面结果。”

和他的共同作者香港城市大学的王龙一起Murnighan决定研究在人与人之间以及对于整个国家而言金钱、情感和道德之间有着怎样的关系。他说“我们过去已经研究的其中一部份是贪婪。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会说贪婪是短视的行为我们的数据在两千年后充分支持了那样的说法。因此如果我们认真思考那么问题变成“当收入增加时人会变得较不能容忍、还是较能容忍不道德行为”

高收入者高冲击力
为了从实际经验来研究这个问题Murnighan和王龙从2005至2006年《世界价值观调查》中的数据采样。该调查要求来自27个国家的个人报告他们的收入用一到十的评分标准为自己的快乐程度打分并请他们评定自己对于某些平常的不道德行为例如报税不实乘坐公共交通车辆不买票等的赞同程度。Murnighan说“甚至一般人都会想要说‘嗯这样做没关系。’”

此外他和王龙还从世界银行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中55个国家的贪污情况以及从世界幸福数据库中这些国家的幸福分数数据采样。Murnighan说道“其他这些数据库让我们能以别出心裁的方式将问题整合在一起然后观察其结果。这和我以往几乎全在实验室里闭门研究的方式很不一样。然而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好处就是我们可以利用这样的数据大规模地深入细究道德困境的详细情况。我们得到的结果大大出乎我们#30340;意料。”

这些被Murnighan和王龙称之为“耸动性”的研究结果显示了金钱、快乐与道德之间存在着一种关系“它透露出就信任与否而言你可能得防范哪些人”Murnighan 这么说。在研究人员分析的27,672名专业人士的受访资料中发现最可能赞同不道德行为的是快乐程度低但收入水平高的受访者。同时Murnighan说“给人印象最强烈的个别结果是高收入与满意生活这种组合这类人士最不赞同不道德行为。”扩大到国家层面他和王龙还发现“贪污情况越严重人民越不快乐。”

有钱快乐有道德
对Murnighan而言这些研究结果“有力地”呈现经济因素如何在微观和宏观层面影响到快乐。他说“满意生活及快乐是人们也是整体社会渴望得到的结果。我们不知道这其中的因果关系究竟是有钱与快乐让人变得更有道德感还是更有道德感让人变得更有钱并且更快乐但我们可以证明对人生积极乐观、恰好也拥有高收入的人可能更值得信赖。”

至于另一项高收入、低生活满意度和不道德行为容忍度之间的强烈关联Murnighan推断“不快乐的有钱人可能因为自己的不道德行为感觉很糟但一开始让他们变成有钱人的却可能正是这些行为。”

虽然他们的研究结果未能显示金钱、快乐与道德之间的因果关系但Murnighan推测“收入可能是首要因素也就是说有了充裕௚#30340;金钱后内心就可能有足够的心理‘空间’来从道德层面考虑他人的需求与观点进而可能产生幸福快乐的感觉。 相对而言以不道德方式累积可观财富的人对于不道德行为具有高容忍度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如同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所暗示的积极的幸福感可能不是这其中的一部份。他说。“那个假设我觉得也不妨去测试一下。”

他并指出有关贪污及快乐的更广泛结果可以清楚作为未来研究与政策介入的重点方向。他声称“它给了我们打击贪污的另一个论据。我们想打击贪污显然是因为它对人们不利。但如果减少贪污能带来一个总体上更幸福、更让人向往的社会那么这理由就更充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