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在股市的损失而被迫延迟退休的老年美国人常常会继续进行冒险投资。这些投资决定不仅可能会伤害投资个人,而且还可能对整体经济不利。

虽然还鲜有研究来了解老化的大脑是如何处理这些关键性投资决定的,但 Camelia M. Kuhnen(Kellogg 管理学院金融学助理教授)与其同事 Gregory R. Samanez-Larkin(斯坦福大学博士生)、Daniel J. Yoo(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以及 Brian Knutson(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副教授)进行的一项新的研究提供了一些线索。他们发表在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神经科学杂志)上的研究发现,老年人由于大脑内“嘈杂”的价值信号,在选择风险较大的投资时比较容易犯错误。

该项研究使用大脑扫描仪器比较了年轻成年人与老年人的大脑在进行快速投资游戏时的状况。通过检查老年人的反应,Kuhnen 及其同事发现,冒险投资与大脑奖励回路(尤其是情感脑中称为“伏核”的区域)的反应之间存在一定关联。

Kuhnen 说:“我们发现,老年人犯了更多的错误,他们似乎不能在伏核区准确反应价值。”

其它研究小组的心理学研究显示老年人在选择风险资产时无法适当预期收益与损失的比例,但是 Kuhnen 说她的研究首次确定了大脑中最可能发生这些与年龄有关的错误的区域。最新的研究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老年人似乎更容易遭遇投资诈骗。高明的骗子常常要求快速作出决定,而这往往用到情感脑。Kuhnen 说她的研究显示,老年投资者如果有时间利用其理性脑来考虑他们的选择,他们会作出更好的决定。

她说:“当您花很长时间进行思考时,就不清楚情感脑是否也会发挥同样重要的作用,”还说,他们的研究结果对“老年人天生是保守的投资者”这一普遍看法也提出了质疑。

财务游戏
在她的研究中,Kuhnen 和斯坦福大学的同事招募了旧金山地区 92 位19 岁到 85 岁之间的志愿者。所有的研究对象都参加了投资游戏,但其中 54 位是在接受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 脑部扫描的同时进行游戏的,剩下的 38 位志愿者则用于观测其行为控制。研究人员向志愿者展示了三种不同的符号,分别对应三种投资。参与者进行十轮游戏;每轮由十个独立的试验组成。圆形始终代表安全、低收入债券,但在每轮游戏之前,计算机会给于不同的符号来代表表现好或不好的股票。研究对象只能通过游戏才能了解哪个符号代表“好”股票。

Kuhnen 从她以前的研究得知,理性投资者在能够确定高收益股票之前会先选择债券。之后他们会投资表现好的股票以获得更高回报。她这次实验中的老年投资者也会这样做吗?在志愿者选择他们的投资时,Kuhnen 及其同事从中寻找三种错误:

  • 追求风险错误,即研究对象在债券是最佳选择时投资了股票(此类错误是在游戏初期、未能确定好股票之前所犯的错误)
  • 混淆错误,即尽管有足够证据去选择好股票,但研究对象却投资了表现不好的“坏”股票。
  • 规避风险错误,即研究对象在游戏后期投资债券而不是好股票。

Kuhnen 及其同事发现,老年人所犯的追求风险错误和混淆错误比年轻成年人多很多。具体而言,年龄最大的三分之一成年人群(67 至 85 岁)所做的选择中有 32 % 属于追求风险错误,而年龄最小的三分之一人群(19 至 35 岁)所做选择属于此类错误的仅为 24 %。在年龄最大的三分之一人群中,混淆错误占 8 %,而年龄最小的三分之一人群中仅为 3%。对于规避风险错误,两组人之间没有统计学上的差别。

接下来,研究人员通过与实际情况进行比较来验证研究结果。他们发现,报称拥有最大实际财富的志愿者在实验中作出理性投资选择的比例也最高。之后,Kuhnen 及其同事研究了进行游戏时接受脑部扫描的 54 位研究对象的成像结果。他们特别注意追求风险的错误,因为这种错误所占比例最高。操控并核对年龄之后,他们发现,在年龄最大的三分之一研究对象中,情感脑中的“嘈杂”信号与追求风险错误之间存在重大关系。而在年龄最小的三分之一研究对象中,未发现这种关系。追求风险错误与大脑其它区域(包括前额叶皮层,该区域调节理性脑)的反应也不存在关联。

Kuhnen 说,研究结果显示,如果获得客观信息,老年人会作出更好的决定。一项跟踪调查正在研究提供有关投资选项的预期价值的信息是否有助于降低老年人的追求风险错误。她说,决策者也许需要考虑为老年人提供低成本的财务规划服务。

Kuhnen说:“您需要用确定的信息来压倒情感脑中嘈杂的估价信号,以便人们能作出更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