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办公室都有这种人行为不端的同事。他们或者虚报公务开销或者打电话到公司请病假后去海滩玩乐或者逃避着不给打印机添纸......他们的花招少有消停的时候。

Kellogg学院的Maryam Kouchaki的新研究也许可以帮助解释这种现象的原因。简单地说她的研究结果显示人们回想自己不道德行为时的画面较不清晰从而增加了人们未来做出类似行为的可能性。

学院管理与组织学助理教授Kouchaki说“这是一种我们在组织内、在日常生活中一再看到的现象即人们反复做出不道德的行为。我们尝试通过这篇论文来为这种现象提供解答。”

她解释道没有人喜欢把自己想得很差因此作为一种防卫机制我们往往对自己过去的恶劣行径印象模糊。她的研究显示这种错误的回忆可能导致日后发生不道德行为原因是我们手边没有亲身的经历来阻止自己重蹈覆辙。她将这种现象称为“不道德失忆症”。

然而这种现象是可以避免的。“自我反省的习惯有助于保持这些记忆从这些记忆汲取教训日后不再重复做出不道德行为”她说道。

倾向于遗忘不道德行为

为了证明人们往往对不道德行为印象模糊Kouchaki和她的共同作者哈佛大学的Francesca Gino进行了九项研究参加者$#36229;过2,000人。

第一项研究上网招募参加者要求他们根据以下四个提示之一写一篇详细说明他们做过的不道德的事他们做过的道德的事他们经历过的负面事情或他们经历过的正面事情。

然后他们以七分制的评分标准为自己对事情记忆的清晰程度评分。被提示写出自己不道德行为的参加者报告对描述的事情记得最不清楚。但这似乎并不是因为事情本身不像其他事情那么有意义毕竟描述负面事件的人也报告有相同程度的情绪。

虽然这些研究大多要求参加者自我报告他们记忆的清晰度但Kouchaki说这是一个用来测量他们真实记忆的良好方式。Kouchaki说在询问参加者对于他们从事一项任务的记忆时研究人员不会让参加者意识到自己在说谎或指出参加者作弊因此参加者不可能蓄意歪曲他们的记忆以便淡化自己的不道德行为。在一项实验中参加者确实针对他们刚读过的一个故事回答几个客观问题。所读的内容涉及不道德行为的参加者其得分低于内容关于道德行为的参加者。

另一项实验探讨时间对于模糊不道德行为记忆的作用。

从网上招募的参加者阅读一篇故事故事中他们把自己想像成一个在考试中作弊或没作弊的学生。接着参加者用30分钟的时间完成一件不相关的任务。一些参加者在完成任务后立刻评定自己对故事的记忆其余的#20154;则等四天后才进行评定。

在30分钟后马上评定自己记忆的人他们对自己作弊故事的回忆和想像自己没作弊的人的回忆清晰度类似。但在四天后才评定自己记忆的人如果先前阅读的是有关作弊的版本则报告自己记不住故事内容的可能性要大的多。

“人们基本上会限制检索这些信息从而在一段时间后发生失忆”Kouchaki说道。“如果我现在做坏事而你大约在半小时后问我这件事你看不到有影响。它需要一点时间才会产生作用。”

当记忆威胁到自我形象时

那么是不是所有不道德行为的记忆都模糊不清还是我们只对自己的不良行为模糊不清

研究人员让参加者用其他人的观点来测试这个问题。他们在网上招募参加者阅读一篇描述道德行为或不道德行为的故事。这些故事有的用第一人称观点让阅读者从主角的角度出发。有的故事则用第三人称观点来叙述。

四天后参加者评定自己对故事的记忆。果然叙述者的观点即阅读者的观点是有影响的。阅读以第三人称写成的故事的参加者无论内容是道德行为或不道德行为他们记得一样清楚。但阅读以第一人称写成的故事的参加者则表示自己对不道德行为的故事记得较不清楚。

诚实与不道德失忆症

那么这些情况对日后的不道德行为有何影响

研究人员在#32593;上招募参加者要求他们玩一个有机会赚钱的骰子游戏。一些参加者玩的游戏版本让作弊变得很吸引人也很可能另一些人玩的版本则无法作弊。

两天后参加者被要求重组十个顺序打乱的英文字。他们自行报告自己成功重组的字数每一个字赚一美元。但是其中有一个字重组后最多只能是“taguan”这样一个罕见字眼诚实的参加者报告自己成功重组出这个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之前玩可作弊版骰子游戏的参加者对游戏记得没有另一组参加者那样清楚。同时这些记忆较不清楚的人更可能接着在文字重组游戏中作弊。

这显示了不道德失忆症能帮助人们对他们过去的行为在本例中是在游戏中作弊觉得好过一些而这意味着他们日后更有可能再做出同样的不道德行为因为他们并没有感受到作弊的羞愧带来的压迫感。

对抗遗忘的倾向

了解不道德失忆症是否能帮助职场发现并或许防止员工的欺骗、贪污和其他不道德行为

或许可以。它最起码能帮助我们了解到不诚实是“人们可能会随着时间一再重复的行为”Kouchaki说。她接着说道“从许多公司贪污的事例都可以看到这种重复发生的现象。我希望我们能想出介入办法来帮助人们保持对自己诚实以便成为自己想成为的好人。”

例如鼓励自我反省可能会有助于确保员工的诚实行为。

她说“这是我在我的企管课上讲的一个好的领导者要花时间反省从自己的成功与失败中学习要养成这种习惯。”这样有助于防止人们封闭那些自己不愿面对的过去不道德行为的回忆。

“如果你不留意如果你不认真通过反省自己的过失和缺点来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你就无法从中汲取教训”她说。“就算作为人类我们倾向于不向过去的失误学习我们仍应控制我们的行为以便不再重复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