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真小”当一个你新结识的人告诉你他也知道你所认识的某个人时你常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事实上“小世界现象“如此普遍以至专门分析人际网络的学者和研究人员都会去研究他们所称的“小世界网络”以解释各种社会体系的动态变化包括朋友关系、企业联盟、科研合作、互联网和商业生产团队等。

Brian Uzzi 是 Kellogg 管理学院的管理与组织学教授在他最近与 Jarrett Spiro斯坦福大学教授合著的文章中他将小世界网络的概念应用于百老汇音乐制作团队的创作世界。Uzzi 和 Spiro 希望检验他们这样的理论即关于社会网络如何组织和驾驭成功的普遍真理体同样适用于研究各种不同的社会体系。他们的论文发表在《美国社会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上是第一篇从社会网络的绩效和成败比率的角度来深入研究这些网络的文章。此项研究对于更透彻地了解那些导致小世界网络的不同效应的关键特性与条件尤为重要。

Uzzi 说“这个世界正在发生变化从以单位活动为主的经济活动方式转变为自由职业者的崛起包括像好莱坞和硅谷这样的地方也是如此。因此对于我们来说尤为重要的是了解这些经济体如何表现以及如何帮助它们在自身不断的变化之中取得更好的业绩。”

在纽约市长大并对百老汇有一种亲切感的 Uzzi 对艺术创造力和社会网络研究很感兴趣。他说“我的研究目标是让人们认识到成功不仅取决于内在的个人才能和知识。成功的一部分也来自于人际关系。人们可以通过这些关系获得自身所没有的专业本领和能力。” Uzzi通过自己的两大研究领域社会网络分析和复杂性理论深入研究了“个人能力如何因为人际网络而受到限制或得到超越”由此建立了不同行业的创新与创造力模型。换言之问题不仅仅在于你知道些什么而且还在于你认识哪些人。

Uzzi 和 Spiro 没有使用因 Stanley Milgram 在 1967 年所做的著名研究而广为流传的“六度分隔”理论框架相反他们认为百老汇的人际网络更接近于室内游戏“Six Degrees of Kevin Bacon” (凯文贝肯六度空间) 。在这个游戏中游戏者根据一名演员与其他演员共同出演过的电影把这名演员和其他演员联系起来。百老汇音乐剧的制作需要六个关键的专业制作人员他们都是自由职业者其中包括曲作者、词作者、编剧编写情节和对话、编舞、导演和制片人。他们作为一个团队来运作经常在多部剧目中合作并充当彼此的职业人际网络。正如 Uzzi 和 Spiro 所证明的这些小世界网络或称团队所管束的行为决定了社会演员之间的联系与凝聚程度。

他们发现在二十世纪新音乐剧作品的成功取决于两个重要因素即新手和老手在乐队中的比率以及在职者让前辈们参与进来、组成新的制作团队并充当其经纪人的参与程度。音乐剧作品的成功取决于团队而不是取决于个人这样就引出了一个新的方法论问题即如何研究此类协作网络和成功创新。

为检验他们的统计模型及其理论假设Uzzi 和 Spiro 研究了由 2,092 人组成的一个数据样本这些人从 1945 年到 1989 年制作了 474 部音乐剧。Uzzi 和 Spiro 的统计模型使用了研究小世界网络的新方法假设制作音乐剧的这些人都在密集和交迭的群体或集群中交往并假设这些社会关系在长期一个过程中会反复出现。他们的分析还包括了影响剧目成功的其它制约因素包括人才、经济和地区条件以及那些长时间不活跃的艺术家。他们的数据也包括了在制作前脚夭折了的 49 部音乐剧的零星数据。研究人员在研究人际网络时常常无法获得失效数据而 这些失效数据可以减少他们在分析中的偏差。Uzzi 和 Spiro 衡量剧目成功与否的准绳是行业金规——批评家的评论和该剧目是否在财务上取得成功是否收回成本。正如 Uzzi 和 Spiro 所述这些集群网络使得不同团队的专业资源交错融合激发了团体的创造力和创新精神从而制作出新的热门音乐剧。

然而正如两位研究者所说小世界可能会变得过于封闭。Uzzi 和 Spiro 从他们的统计分析中了解到促使百老汇音乐剧在艺术和财务上取得成功或遭遇失败的小世界网络具有抛物线效应即存在一个“饱和点”超过了这个点以后音乐剧制作的小世界网络中的人际联系就多得过头了。这样人际网络在创新和协作方面就会遭遇障碍从而阻碍了他们创作出新的、成功的热门音乐剧。换言之由于艺术家进行创造和创新的能力下降太多过于复杂的小世界网络反而会损害其处于适度水平时为团队带来的种种裨益。

回顾研究结果Uzzi 评论道“本文旨在表明一个人的才能会因为他的人际关系而得到增强或限制。此外我们还需指出虽然超级巨星也能从人际网络中获得好处但平庸者要比超级巨星从这种人际网络架构中获益更多。团队协作的关键是每个成员都会做得更好。”

Uzzi 做了一项后续研究以检验其模型对同行评审科学论文发表领域的适用性。该文发表于 2005 年 12 月的《科学》( Science ) 杂志上。他研究了在四个不同科学领域发表的论文及其作者社会心理学、经济学、生态学和天文学。他和他的合作研究者发现在科学论文发表领域也#23384;在类似的小世界网络模式和成功性的关系。他说“现在我们可以问这样一个问题——哪些科学领域将会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在比较不同的学科领域时尤为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是每门学科都有不同的团队集群模式。在发表同行评审的天文学文章方面小世界网络在抛物线的较高集群点上最富有成果而社会心理学文章的发表则在抛物线的饱和点更富有成果。

至于就商业世界的实用性 来说Uzzi 这样评述道说“这些信息关乎谁做得好或不好谁会赚钱或亏钱。这在当今的商业市场上是非常重要的。企业和组织越来越多地考虑它们的战略和战略联盟因此从这些方面来思考和分析其社会网络尤其重要。”

补充读物

Guimerà, Roger, Brian Uzzi, Jarrett Spiro, and Luís A. Nunes Amaral (2005). “Team Assembly Mechanisms Determine Collaboration Network Structure and Team Performance.” Science 308(5722): 697-702.

Milgram, Stanley (1967). “The Small World.” Psychology Today, 2: 6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