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ogg Insight - “机器人税”如何能够缩小收入不平等
Skip to content
Policy Economics 12月 1, 2017

“机器人税”如何能够缩小收入不平等

这项税也可能成为改善整体经济方案的一部分。

A robot fills out a tax form.

Michael Meier

Based on the research of

Joao Guerreiro

Sergio Rebelo

Pedro Teles

今年年初,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表态支持一项争议性政策:机器人税。随着许多行业的工作者被机器取代,政府正面临着巨额的所得税收亏损。盖茨认为,对使用机器人的公司征税,可能有助于减慢自动化的速度,而这项税收则可用来进行员工再培训。

凯洛格学院金融学教授吉奥·雷贝洛在听到盖茨的论点后深感怀疑。过去数十年来,经济学家已经知道,对所谓的“中间产品”课税,也就是那些用来制造其他产品的产品,例如用于建造房屋的砖块,或是用于制造汽车的机器人,可能会使供应商制造并销售他们的产品有更多困难。
 
“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就降低了经济的生产水平,”雷贝洛说道。

虽然如此,但雷贝洛认为机器人税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研究课题。于是,他与西北大学研究生朱奥·格黑鲁、葡萄牙天主教大学的皮卓·特里斯组成一个研究团队。

他们原以为他们的研究将证实先前的研究结果,即机器人税制造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还多。

“或许连研究论文都不必写了,”雷贝洛说道。

因此,当他们发现自己错了,机器人税可以成为政策议程的一部分,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并改善整体经济时,他们感到相当意外。

事实上,该研究表明,如果机器人继续取代人工而没有任何政策干预,那些被取代的人可能蒙受收入大幅减少的情况,从而可能导致收入不平等大幅增加。同时,自动化会使总收入大幅增加。

“这不是想像,而是正在发生的事情,”雷贝洛警告道。 

“极为艰难的情况”

今天,有越来越多的工作被自动化,但那些工作突然凭空消失的人却没有多少安全保障。作者们首先想要了解经济将如何继续在其现有的道路上演进。

他们设想一个经济模型,其中有一半的劳动力从事经济学家称之为“常规”的工作,即由可编程的任务组成、可以被自动化的工作(例如流水线上的工人,或是有固定脚本的呼叫中心工作者);另一半的劳动力则从事无法被自动化的非常规工作(例如消防员或科学家)。

研究人员使用这个模型来观察这两个群体的收入会随着机器越来越便宜而发生什么变化。

结果发现,“对于常规工作者来说是一个极为艰难的情况,”雷贝洛如是说。

许多人假设,如果我们放任自动化而不加以约束,那么机器最终将取代经济中所有的常规工作。然而研究人员发现,常规劳工可能会继续工作,而处境则是越来越糟。

“如果我是常规工作者,我将必须承担起全家人温饱的责任,”雷贝洛解释道。于是渐渐地,随着机器越来越便宜且效率越来越高,常规工作者将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接受越来越低的工资,才能与机器人竞争。

“因为我可以被机器取代,所以我的机会越来越差,”他说道。

同时,另外一半工作者却是一副繁荣景象。那些机器人无法取而代之的工作者能够借助机器增加自己的优势,使工作效率更高,从而增加收入。例如,使用机器人辅助完成手术的医生,每天可以比不使用机器人的医生治疗更多患者。

因此,贫富差距越来越悬殊。

不过,该模型也显示,在现有制度下,机器人将永远不会完全取代常规人工。最终,机器将达到一个价格上限,无法变得更便宜,而常规工作者的工资将在同样水平达到最低点。这种情况不仅对常规劳工(他们将不得不做工资极微薄的工作)来说有问题,对非常规工作者来说也有问题,因为整体经济的产出量会低于所有常规工作被完全自动化时的产出量。

雷贝洛说,虽然研究人员的模型是理论性的,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模型正确地展现了美国当今的趋势。他指出,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作者是唯一自1979年以来中位数工资增加的群体,他们更有可能从事非常规工作。另一方面,教育水平较低的员工,实际工资则普遍下降。

测试机器人税 

征收机器人税是否能预防这种反乌托邦的未来趋势?作者们对此抱着怀疑的态度。

应避免向中间产品征税的概念来自于1971年诺贝尔奖得主彼得·戴蒙德 (Peter Diamond) 和詹姆斯·米尔利斯 (James Mirrlees) 发表的标志性论文。两位大师的结论是这种税会降低经济效率,抵消税收的所有净收益。从经济整体福祉最大化的角度来看,雷贝洛和共同作者们预测,征收机器人税是不可取的。

然而当他们把这项税加入到模型中之后,他们发现意外的结果。雷贝洛说:“我们发现,在某些情况下,向机器人征税事实上会带来最优结果。”

由于机器人可以取代常规工作者,因此任何使机器人变得更昂贵的因素也会提高常规工作者的工资。机器人税提供了一个向非常规工作者征税的间接方式,并且更公平地在经济中分配收入。

“这是使情况完全改变的原因,也就是使用机器人税会带来最优结果的原因,”雷贝洛说道。

韩国最近开始对将工作自动化的公司征收稅费罚金,这是目前全球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征收这种税的国家。

让每个人都受益

虽然对机器人征税会比目前的状况要好,但它的作用有限。

雷贝洛指出,由于机器人税必须对抗机器对常规工作者工资产生的强大下行压力,因此这项税的税率必须定得极高,才能开始缓解工资不平等。如此高昂的税率将使得非常规工作者放弃使用机器来提高其产能,从而扭曲经济的整体生产力。

研究人员认定,全面提高社会福祉的最佳方式,是在不扭曲生产力和其他决定的情况下将收入从非常规工作者处转到常规工作者。在这种理想化的假设情况中,使用机器人税不是最好的办法。

然而这个方案将难以在现实世界中实施。政府无法轻易区分常规和非常规劳动力,工作者们则会有众多诱因来试图使自己被归为其中一类。

因此,作者们测试了一个替代方案:机器人税与人人享有最低收入并行。他们的结论是政府定期发放资金给所有工作者,从而带来一个所有人都能从自动化获益的经济体。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种假设情况下,机器人税会减慢自动化的速度,但不会使它完全停止。与现状预测不同的是,所有常规工作者最终都会被机器人取代。(由于在此假设情况中常规工作者会得到最低收入,他们不再需要工作维生,因此一旦自动化将他们的工资降到某个水平以下,他们就会把自己的低薪工作完全让给机器人。)

正如雷贝洛的解释,机器人提供的效能对经济整体而言是有益的。
“人们往往忽略使用机器人会提高经济生产力。我们所要做的,是达到那样的高产能水平,但同时也要重新分配科技创造的财富,让每个人都能受益。”

Featured Faculty

Sergio Rebelo

Tokai Bank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About the Writer

Jake J. Smith is a writer and radio producer in Chicago.

About the Research

Guerreiro, Joao, Sergio Rebelo, and Pedro Teles. 2017. “Should Robots Be Taxed?” Working paper.

Read the original

Suggested For You

Most Popular

Most Popular Podca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