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上大学是一个相当让人兴奋的体验。你从家里那台休旅车、Amtrak列车或机场的出租车上把行李箱搬下来。你在小小的宿舍房间内放满了咖啡杯、海报以及贵得吓人的教科书。

在这兴奋忙乱之际,如果你被问到来念大学的动机是什么,你有可能属于两种人之一。第一种是,你的家庭成员素有读大学的历史,也就是所谓的“接续代”学生,那么你的回答多半是你为自己来的,大学让你有机会可以学习自食其力,找到自己,并发展出人生的方向。第二种是,你是家里第一个上大学的人,也就是所谓的“第一代”大学生,那么你的回答可能是你为了回馈乡里而来,希望学成后回到乡里当医生,或得到一个好工作,为你的家人或社区谋幸福。

然而事实上,大学行政人员心里面通常只存在其中一种。根据Kellogg管理学院管理与组织学助理教授Nicole Stephens的新研究,如果你不属于他们心中的那一种,你的大学成功之路就会比较崎岖。

美国的大学
在美国,上大学这个观念和提升社会地位的美国梦是密不可分的。但近数十年来,社会学家们认为,虽然美国大学皆标榜自己校内学生在社会经济方面的多元化,然而在文化上却是单一化的:美国大学按照中产阶级的既定观念与价值观治理。这些价值观包括了注重自动自发、自我决定,并发展出自己的想法与看法,是符合中产阶级人们的财务资源和自由的价值观。

Stephens表示,“美国大多数主流教育机构均反映出独立的规范,因为美国本身即建立在个人主义之上,自然我们社会的学术机构会反映这些价值。政治、医疗保健、法律,不管是哪个领域都强调独立性。”然而,在工人阶级中所盛行的价值体系就有些不同,其注重的是“互相依赖”——关切他人的需求、合群、了解自己在整个阶级体系中的地位等等,当发生财#21153;状况不稳定威胁到一家人的生计时,这些都是有用的行为举止。
第一代大学生的大学成绩通常比接续代学生差些,即使他们进大学时的SAT分数是一样的。Stephens和同事想,这些学生不熟悉的阶级价值观所主导的文化环境,亦即校内师生期望他们重视独立胜过互相依赖,这种压力是否造成第一代学生与接续代学生在学业表现上的差距。中产阶级学生懂得游戏规则,但工人阶级学生可能就要苦苦挣扎。

欢迎信
研究团队设计了一系列研究,来看看所提出的这个文化不相符现象是否确实存在,该现象对学生成绩所产生的效应,以及是否简单的事物如一封入学欢迎信就能引发此一效应。首先,研究人员证实大学行政人员将自己任职的高等学府视为培养学生独立自主精神的地方。确实,被问及校内学生在大学里应培养的最重要技能时,回答问卷的一流学府行政人员约有四分之三喜欢诸如“学习自我表达”、“学习当领导者”、“学习独立研究”的说法胜过相互依赖型的说法如“学习如何与他人合作”、“学习倾听别人的意见”等等。在二流高等学府,相当多行政人员喜爱独立自主这一项,不过比例稍低于一流学府。

然后,研究人员对在一流大学就读的245名第一代大一学生和1,179名接续代大一学生进行调查,询问他们对大学抱持的目标,然后追踪他们大学最初两年的学习成绩。研究人员发现,第一代学生说出有互相依赖的目标频率是接续代学生的两倍,而强调互赖目标的学生学习成绩比强调独立自主目标的学生差,即使将种族和SAT分数等因素列入考虑也是如此。此外,学生在动机方面的这些差异也说明了第一代和接续代学生之间学业表现差距的大部份原因。

为了建立因果关系,Stephens和她的同事以实验性质测试经历文化不相符的学生执行任务时是否表现不如未有此经历的学生。为此,研究人员让学生看不同版本的大学入学欢迎信,其中有些内容含有“独立自主”的语句,有些则有“互相依赖”的句子。例如,独立版的欢迎信写着:“[本校]有独立自主的传统:有胆识的学生提出自己的想法、看法和见解”,互赖版的信中则说:“[本校]有通过社区合作来共同学习的传统——衔接學術研究与公共服务。”当第一代学生读过独立自主版的信时,他们在口语任务(找出最多个重组字)和视觉任务(解决最多个七巧板谜题)的表现均不如看过同一封信的接续代学生。但是,当第一代学生读了互赖版欢迎信后,两组学生的表现差距就消失了。换句话说,引进互相依赖的规范并未影响接续代学生的表现,而且还改善了第一代学生的分数。

简单的改变,极大的不同
Stephens指出,大学文化已经和接续代学生成长的经历很类似,因此引进一些互相依赖的概念将不会对他们造成负面影响。但这种做法却可能使得第一代学生感到更亲切熟悉,有助于消弭表现差距。Stephens说道:“我们可以改变我们跟学生的沟通方式以及要求学生如何与班上其他同学互动,来融入互相依赖的概念。”甚至只要改动一下对大学研究的描述方式,将它从独立项目改成与教学人员合作,就可能使第一代学生免于经历文化不符以及接踵而至的不如人意表现。

通过调整大学呈现自身的方式,行政人员和教学人员不但有可能帮助第一代学生充分发挥其潜力,而且还能培养在各方面都更健全的毕业生。鼓励学生为社区奉献心力,此一概念可能还有其他的正面效应,无论你父母是否上过大学。大学在调整它们传达的信息之际,也可能有助于让美国梦不要那么强调个人主义,并增添一点合作的元素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