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llogg Insight - 试图创新吗?那就要抛弃创业者心态,改用风险投资者思维
Skip to content
Explore Our Coronavirus Coverage
Innovation Entrepreneurship 2月 4, 2019

试图创新吗?那就要抛弃创业者心态,改用风险投资者思维

不要只专注培育一个伟大构想,而要尽量分散赌注

Gardener waters several plants at once.

Riley Mann

Based on insights from

Sean Johnson

Joe Dwyer

高管们经常听到的建议是,他们需要像企业家一样思考:保持精简,力争创新,将创业公司的车库思维带进最高管理层的策略会议。

然而,这真是最佳策略吗?首席执行官应该采用创业公司的文化与习惯吗?成熟的公司有必要走回头路,“回到车库里”进行创新吗?

根据凯洛格学院的创新学客座教授、芝加哥一家风投基金公司Founder Equity合伙人乔‧德怀尔肖恩‧约翰逊的看法,高管们与其像杂乱无序的创业者那样思考,不如像风险投资者一样思考才是上策。

“创业公司与风险投资具有共生的关系。”德怀尔说道。“它们的存在都需要对方。因此,如果是一家成熟的公司,不要从老板的角度创新,而要从风险投资者的角度创新。”

换言之,首席执行官们应该把自己想像成自己公司内的创业出资者,而不是创业者本身。这种风险投资思维包含大格局思考、接受风险,以及根据各项数据提供的重要信息以更广范客观的态度审视各种机会。培养公司的创新文化是件好事,但它未必能像有远见的投资一样促进公司的成长。

“作为主管,你的角色不是经营这些创业公司。”德怀尔说道。“你的角色是分配资源,确定最可能创造价值的策略,并将资本与资源用于这些最可能创造价值的方面。”

组合式策略


德怀尔和约翰逊建议对创新采取组合式的做法:根据对于机会与需求的重要信息,向各类不同的构想进行投资。

这个策略的优点是让公司将眼光放远,而不仅仅是关注眼前的增长。

事实上,世界上大多数成功的公司,例如亚马逊等,都采用了类似的风险投资思维。它们投资于多种有风险但让人兴奋的构想,希望其中一个会带来重大突破。

但是,有能力下这种赌注的并非只是巨头公司。

“你必须以累积的方式来思考结果,也就是用累积的方式来考虑资本和预算。”肖恩‧约翰逊说道。“在遴选过程中,你一方面要做到精挑细选,同时又要说:‘我们充分计划运用全部资金,同时我们准备将资金分散到足够多的项目中,好让数字在市场波动中仍然发挥作用。’”

约翰逊承认,推销这个策略并不容易,尤其是对抱着怀疑态度的董事会。但他也说,一旦你提出具体数据,通常就能让人信服。

“在董事会面前不要说‘我们要做十个项目’,而要说‘我们要成立一个创新小组。我们要在甲乙丙三个项目投入小笔资金。’如果你像风险投资者一样思考,你只需报告你的投资组合,而不是每个项目的成败。”

于是,问题的重点变成你要将风险项目向“M&A”或是向“IPO”方向发展。前者被吸收纳入你公司的某个部门,后者发展成一家独立公司。

“两者都切实可行。”德怀尔说道。“风险投资对于我们应如何思考此事提供了线索,然而高管们却往往用创业公司的角度来思考,而不是将它转移到现实世界。”

设计你的组合


对于创新组合如何设计,德怀尔和约翰逊首先建议针对你行业的痛点和机会进行彻底完整的评估。这包括与来自所有客户圈内的利益相关者交流。例如,一家大型医疗保健公司可以和医生、护士、管理人员、病人、理疗师、医疗机构负责人,以及涉及提供或得到医疗护理的任何人进行交流。

“切忌闭门造车。”约翰逊说道。“尽可能向多方请教,获得真知灼见;找出整个圈子包含的范畴。然后,在范畴内的每个阶段,确定你可以下的赌注中有哪些能带来逐步增长,哪些更具有颠覆性。

德怀尔和约翰逊建议,在可能的情况下,公司最好能找到一种能将每一个潜在赌注的相关风险与回报进行量化的方法。正式框架可以为此过程提供更多客观性,并且有助于避免发生“谁的嗓门最大谁就能获胜”的问题。

“当你进行这类分析,并且选出看似最可行的几项方案时,突然间这就变成一个从数学推导出的机会了。”约翰逊说道。

分配风险


潜在创新机会一经确定与分析后,领导者即需将关注重点放在如何将风险分配到投资序列中。各公司均有自己的风险“胃口”(例如30%高风险、70%低风险等等),但不管胃口如何,德怀尔建议都要明确指出平衡点在哪里。

“确定要有一个具体数字和一套量规。”他说道。“它们不会是完美的,但你需要某种方式来管理风险序列。”

创造一个平衡、量化的组合,对于帮助领导者在不断变化的行业中追求伟大构想来说非常重要,约翰逊表示。想一想那些面临太阳能板的兴起与替代能源潮流带来实在威胁的大型电力公司。“如果这些公司只追求它们组合项目中较安全的那70%部分,那它们以后将会有麻烦。”

换句话说,安全保守并非最佳策略。不过,在决定要对哪些高风险机会进行投资时,务必要仔细研究你公司的优势、优先事项和价值,并以此作为指导。

“我们曾经帮助过一家知名媒体出版商处理来自传统出版业者广告收入减少的问题。”约翰逊说道。“他们知道自己的优势之一是送货车队,这些车辆大多数时候都处于闲置状态。了解到这种情况后,他们开始想办法来利用这个价值。虽然风险较高,但他们独特的资产却可作为坚实的后盾。”

德怀尔和约翰逊很快指出,大公司在现代创新的许多方面具有固有优势。例如,人工智能需要依赖大量数据,大公司往往拥有这一项。因此,大公司可能会在行业发生大规模变化时成为领头羊。

“资本充足的大公司处于有利地位。”德怀尔说道。“然而它们仍需真正进行创新。”

Featured Faculty

Adjunct Lecturer of Marketing

Adjunct Lecturer of Innovation & Entrepreneurship

About the Writer

Drew Calvert is a writer based in Los Angeles.

Suggested For You
Most Popular
Most Popular Podcasts
More in Innov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