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者的影响力到底有多么深远这是一个老生常谈而又久久未决的问题。尽管人们对此问题思考并研究了#25968;个世纪可是至今仍未得出定论。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领导者是会死亡的。Kellogg 学院管理与策略系助理教授 Benjamin Jones 及其同事 Benjamin Olken哈佛校友会的研究表明当领导者去世时国家经济可能会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发生剧变。

他们在发表于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经济学季刊的报告中指出有明确的证据表明领导者因意外或疾病死亡而造成国家领导阶层中的非预期变更会触发国内生产总值 (GDP) 增长的变化。根据这一新理论庞大的政治制度对经济的影响力要远比之前所想象的要微弱。

经济学家、历史学家和政治家对领导者角色这一问题已争论多年。Marx 认为领导者所做的只不过是从若干选择方案中进行选择而这些方案受到其无法控制的一系列因素的严格限制。Tolstoy 对领导者的作用更加蔑视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假象领导者的重要性在对其完全无能为力的事件进行解释后而被假想出来。以这样的眼光来看Thomas Carlyle 所观察到的历史“伟人”是不存在的。

这并不是说伟大的或者至少可称为独特而有影响力的个人作为变革的推动者是毫无建树的。英国历史学家 John Keegan 将 20 世纪的政治历史归功于六个人物列宁、罗斯福、丘吉尔、希特勒和斯大林和毛泽东。横跨于对领导者作用的两种极端观点毫无用处与万能之神之间Max Weber 和其他一些学者提出了制度、社会压力和作为历史推动者的领袖魅力间的动态平衡理论。

在作为美国财政部常务副部长特别助理的任职期间Jones 教授亲眼看到领导者无论魅力如何都能够对所领导的组织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这些就职于政府和世界机构中的君王般的领导者并没有引起经济学家的长期全面关注。
“领导者研究是一个重要工具它有助于我们理解在经济学文献中阐述甚少的经济增长人们通常将其主要归功于社会和技术力量”Jones 说。“经济学家也考虑到领导者的影响力但却认为他们的作用并不重要。”

随着对人力资本及人力投资研究的兴趣日益浓厚Jones 希望了解个人对大规模现象的影响力机制和局限性。他想知道“这些影响是否会汇集在一起影响经济增长”

为了测试领导者的影响力Jones 和 Olken 收集了二战以来世界各国所有领导者的数据并将这些数据与Penn World TablesPenn 世界表 — 全球经济信息数据库相匹配。他们找到对 130 个国家的 1,108 位不同领导者的描述覆盖从 1945 年到 2000 年存在的几乎所有国家。这些领导者中有 65 名在当政时因癌症、心脏病、中风及其他自然原因死亡。另有 12 名死于有水、火甚至骑马有关的意外事故。

为了使分析能够真正反映各个领导者的独特影响Jones 和 Olken 必须确保死亡是随机的与基本经济因素无关。为此他们谨慎地排除了 28 位被暗杀的领导者因为此类死亡通常与政治及经济因素有某种关联。在 77 位死因不是被在位暗杀的领导者中有 20 位因相关经济数据不足而无法研究。这样Jones 和 Olken 只能将研究重点放在 57 位领导者上。

在找到这些因随机因素而死亡的领导者后Jones 与 Olken 衡量了这些领导层剧变对国家经济的影响如果有。他们设计了经验测试以估算年人均收入比较这 57 位领导者死亡前后 3 到 7 年间经济状况的变化。如果领导者对其国家经济有影响则模型应发现领导者死亡前后时期在经济增长方面的差异。

领导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巨大的。在发生非预期的领导层更迭后经济状况会发生严重动荡。对经济增长变化的估算显示在领导者死亡后的经济动荡要比正常情况高 31%。

但是没有国家可以领导的国家领导者会发挥什么作用呢或许有些国家比其他国家更加希望或能够抵御其领导者的影响考虑到社会和政治因素对领导者的经济影响力有深远影响Jones 和 Olken 对数据进行了进一步分析。他们研究了在发生领导层更替时政府、收入和种族分裂方面的差异对经济恢复力的影响。

不同类型的政府对领导层中发生的随机变更敏感度各异。在民主政府中当权者通常受到独立立法和司法力量的限制此类国家的 GDP 受领导者个人的影响微乎其微。但是在领导层缺乏竞争、执政缺乏监督的独裁国家中领导者的死亡触发了较大的经济状况变化。对于不存在政党的独裁国家及通过政变上台的领导者国家经济尤其易于受到影响。总而言之制度作用越小领导者影响力越大。与政府的这些影响相比国家的贫穷状况、种族状况对经济增长影响甚微。

尽管独裁国家的领导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十分巨大但这种影响的好坏却是不一定的。有时领导层过度会推动或遏制已有发展趋势而另一些时候会导致剧烈的倒退。有些国家的经济会扩张而另一些会萎缩。在 1976 年毛去世后参见图 1中国的经济实现了 5.9% 的年增长率。这几乎比毛去世前较温和的 1.7% 年增长率增加了三倍。与毛时代的文化大革命及其他抑制增长的政策形成鲜明对比其继任者邓小平因在中国推广市场经济政策而受到广泛赞誉。

图 1经济增长与领导者死亡 — 中国

 

“看到他们对经济增长如此之大的影响令我们感到吃惊”Jones 说。“我们认为我们只会看到在一些细微政策中的影响。”

Jones 和 Olken 随即研究了一些较细微的政策力图发现易受领导者影响的特定经济因素以便对经济增长的大规模变化做出解释。他们研究了货币、财政、贸易和安全政策所发挥的作用。为此他们分别定量研究了通胀率、政府支出、国际贸易和武装冲突。

据推测独裁领导者在制定货币政策方面发挥的作用比中央银行更重要因此影响了通胀率。Jones 和 Olken 进行的其他研究揭示领导者的死亡触发了货币供应的变化。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个人领导者影响财政、贸易和安全政策。

此研究发现领导者对国家经济指标是有影响的这一点值得注意。但是指出个人能够操控像 GDP 等重大事务则是一个革命性的发现。此研究成果揭示出造成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常常发生剧变背后的可能机制。它还重述了社会和政治组织作为经济发展的代理人所扮演的不一致的角色。民主制度能够避免国家发生经济灾难例如 Mugabe 领导下的津巴布韦但也会制约一些成功政策的实施例如邓小平在中国实施的政策。

浓厚的兴趣和丰富的数据促使  Jones 与 Olken 继续进行有关领导者、死亡和国家变革的研究。最近在美国经济协会的年会上他们又推出了新作“Hit or Miss? The Effect of Assassinations on Political Institutions and War”击中还是不中暗杀对政治制度和战争的影响。同上一份报告一样这一新研究报告揭示了看似微不足道的随机事件例如癌症突发手指扣动扳机可以怎样改变历史进程。